數年前的獨立紀錄片《平安米》記載 2002 年香港老人輪候平安米紀實。至 2005 年更發生派平安米引致一死十傷人踩人慘劇。現在派平安米習俗已經改為義工上門派米。

話說中銀推出奧運鈔票,中港都出現排隊換購人龍。據知這套鈔票轉手可賺幾千,故此吸引不少中年失業人士及長者通宵冒雨排隊換購。這種與慈善團體搞排隊領取平安米一樣,是原意善良,結果卻成了大機構以利益利誘、虐待社會社會低下階層的安排。
香港是一個炒賣城市,市民亦有 排隊癮。N年前有排樓花、排北控、排 Tom 、排麥記 Snoppy 、排曼聯波飛及排 I am not a plastic bag 的亂像。 ((還有排隊換 BNO 同居英權)) 他們排隊購買這些東西,大部份人目的只有一個,是短線轉手炒賣。這種排隊獲至寶作短炒,我稱之為平安米共識。沒有短線轉手炒賣價值的限量品,例如要作長線投資的郵票,是不會出現這些排隊亂局。另一種會在外國出現的排隊浪潮,亦不會出現於香港,就是排隊買最新電子產品作自用。例如最近外地排隊買 iPhone 3G 的人潮,他們明知日後一定一街都是,電子產品更慢慢沒有二手市場,他們仍然是要排隊買。為的只是率先買入、率先試玩的榮耀 ((或虛榮)) 。這種心態不是港人的核心價值,一般拜金港人會視之為戇居。 ((我曾經排隊陪人入剛開業不久的 H&M ,排了近一小時,事後覺得相當戇居。))
一水之隔的澳門,中銀採用了香港 iPhone 3G 的網上申請再抽籤之方法。社會和諧,沒有發生中共最不想見到的亂局。中銀澳門,應記一功。和諧社會,就算有人想向市民施惠,實在應該改用 iPhone 共識。
排隊先到先得,精神在於要獲得想要的東西,誰犧牲最多的生活,誰最有機會獲得。這種更多付出更多回報的制度,是公平的。但當然,如果有人插隊的話,卻會引致大亂。 ((人總有三急,據說今次很多人去完廁所後,卻不能回到原先位置,引起混亂。)) 排隊亦引致人多擁擠,試想像恐佈份子趁機發動針對市民的恐佈襲擊,又或者長期排隊人群當中有人患高致病性肺癆。公眾亦要付鈔,因為還要浪費警力防止騷亂。我已經不計,要市民長時間日曬雨淋的不人道了,畢竟他們是自願。
歸根究底,亂局出現之緣起不在於平安米共識還是 iPhone 共識,而在於限量供應推高價格引起炒風。中銀作為發鈔銀行及愛國愛黨機構,實在不應在這個國民水深火熱、內憂外患夾擊之時推出限量鈔票惹起民眾混亂,為中央添煩添亂。要是中銀的目的,是要紀念北京奧運,實在有必要現在加印大量印刷差劣的奧運紀念鈔票流出市面。根據劣幣驅良幣理論,同樣面值的劣幣推出市面,市民會多使用品質差劣的奧運紀念鈔票,原版殖民地年代鈔票卻收起來不用。市民日日見奧運紀念鈔票,未來數年奧運仍會被傳誦。總好過每天看著舊版「硬幣上那尊容變烈士銅像」去懷念「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