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tekno_police_czech.jpg
防暴警察掃蕩 2005 年在捷克舉行的 CzechTek Teknival ,引致三十名派對參加者及五十個警員受傷。一名派對參加者被慌忙逃命的群眾踩死。

閱報得知,港警腰斬 Rave ((我討厭 Rave party 這個字眼。討厭程度直迫人家和我講「 Thank you 你」)) ,原因是該 Rave 未得警務處批淮。總之,整件事是的主角,不是 Rave 的主辦人或者 Ravers ,而是警方。
警方為甚麼不批淮 Rave 進行?原因大部份是因為背靠祖國強大供應毒品,九十年代尾 Rave 與 Esctasy 氾濫寫上等號。現在 Esctasy 已經不流行,更流行的是 Ketamine 。 Ketamine 是無需強勁音樂都可有「 High 野」效果。或許因為嗑藥的潮流轉變, Rave 現在嗑藥的情況大覆減少,反而真的為嗑藥而去 Rave 的,轉用 Ketamine 。因為 Ketamine 隨處都 High ,故此嗑藥位置轉為消費較低的卡拉OK甚至學校。
近年港警大力掃蕩 Rave ,香港的所謂 Rave scene (如有出現過的話)已經頹得不能再頹。其實同樣的警力掃蕩,亦發生於九十年代的英國。話說當時 Acid House 電子音樂開始流行,滿街都是代表 Acid House 派對的黃笑面 Logo 。 Acid House 顧名思義,是迷幻酷室音樂,是在 TR-909 重四拍四( 4 to the dancefloor )節拍上,加上譽為「迷幻之音」的 TB-303 貝絲音。 ((個人覺得 Acid House 不好聽,因為只著重於超肥的節拍及 Acidic TB-303 ,沒有其他的樂器。 Acid House 近乎是創作來讓人人搖頭的。)) Acid House 派對參加者,大都有服藥。所謂的軟性毒品問題,例如濫用「速」安菲他命、「搖頭丸」 Ecstasy 、「迷姦水」 GHB 及「 K 仔」 Ketamine ,亦因此而起。濫藥問題引起了傳媒及政客的注意。在他們的努力之下,英國國會在 94 年通過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 ,給予警方特權腰斬任何露天派對。從此露天派對只能在某幾個獲批准的場地舉行。現在, Rave 在英國受到傳媒及政客多番抹黑,已經不再流行。電子音樂派對已經改稱 Festival 甚至 Party ,參加者亦不自稱 Raver 。 Rave 這個字眼已經變得相當老土。
有些派對舉辦單位,轉到其他國家舉行名為 Teknival ( Techno 音樂 + Carnival )的東西。 Teknival 是指在荒郊野外舉行的免費派對。音樂播放系統改以貨車流動,電力就由油渣發電機提供。因為太過流動,警方是捉不完的。我想,香港喜歡電子音樂及跳舞的朋友,可考慮舉辦 Teknival 逃避警察的追捕,橫豎都是會被掃蕩。香港的 Rave ,亦要進行像英國般的進化。例如迫使政府批准某些露天場地為派對指定場地、加強「安全派對」的教育等等。
不過,參與這類派的的朋友,都要記得當年 Rave 的四字精神: PLUR ( Peace, Love, Unity, Respect/Responsibility )。 ((我最早認識 PLUR 時,是沒有 Responsibility 的。但因為發生太多服藥過量事件及傳媒政府抹黑,有人認為要加入「責任」,即是要為自已的行為負責,亦即自律。))

利益申報:筆者為電子音樂愛好者,曾幾何時有參加派對。後來改為參與 Para Para 。至今室外 Para Para 仍被視為非法活動會被警方或場地管理人員驅趕。因年紀老邁,現在只會到健身中心隨著 Eurobeat 跳健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