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playimage.jpeg
已經在最前,還要帶我們到那裡?
有些在最後,卻沒有向上動力。
圖為我老家附近的一個路口

今年一月,美國的傳統基金會及華爾街日報將香港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香港已經是第十四年獲得有關獎項。香港過去十幾年都能力壓排第二位的新加坡,甚至自稱資本主義老大的美國。
最近,美國國家科學基金的「世界價值調查」發現,香港市民在快樂排名僅是 63 。而且是東亞多國快樂排名最低。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叫做丹麥,代表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此國也是世界第一的低。 ((根據聯合國數字。據據 CIA 數字,瑞典為第一位,丹麥第二。)) 香港的堅尼系數,卻是在世界排行榜最高位國之一。
我想,林行止是看到這一點。我看到的是,雖然快樂的原因有很多,但經濟最自由不一定引致市民快樂。富人有錢消費,不一定會快樂。但沒錢連基本生活都支付不了,就一定會不快樂。 ((我是民粹主義者, So What ?))
當一個人只看到別人享受過去幾年經濟復甦帶來的好處,但自己仍在被多年前的經濟不景煎熬。現在經濟又開始差了,只會令他們再踏入水深火熱,怎叫這班人快樂?
中產階級卻天天指斥低下階層拿綜援、拿福利,在殆盡他們所交的稅。
請問這個社會又怎會是快樂的?忘記了新自由主義者說,沒有 Utopia 。快樂只是理想,現實我們一定要面對不快樂。
我們的執政者,除了天天搞政治化妝,指要關注民生放棄政治爭論。但他說出這句話時,他又為香港民生問題帶來了一個怎樣的願景( Vision )?
學家駒講句,送隻歌比呢D人聽:不可一世

誰願壓抑心中怒憤衝動 咒罵這虛與偽與假

從沒信要屈膝面對生命 縱沒有別人幫
一生只靠我雙手 讓我放聲瘋狂叫嚷

今天的他 呼風可改雨 不可一世太囂張
乜哥乜哥 多麼的討厭
We don't need you anymore
Go to hell

誰願意將一生扮作英雄 去面對風雨共創傷

難道世間真的沒有公道 縱沒有別人可
高聲呼叫我不甘 獨我放聲瘋狂叫嚷

今天的他 呼風可改雨 不可一世太囂張
乜哥乜哥 多麼的討厭
We don't need you anymore
Go to hell

今天的他 呼風可改雨 不可一世太囂張
乜哥乜哥 多麼的討厭
We don't need you anymore

今天的他 呼風可改雨 不可一世太囂張
乜哥乜哥 多麼的討厭
We don't need you anymore
Go to 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