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知後覺,原來中大公共衛生學院 ((我現在是該院學生)) 的院長 Prof. Sian Griffins 曾經寫過公開信力撐營養標籤立法。她的公開信當然是提出科學論據,再以公共衛生角度立論。無他,因為她的專業,是研究公共衛生政策。
營養標籤的公共衛生證據,其實不少。多到可以進行一次 Systematic Review 。剛剛看了最新一期的 Health economics 期刊,竟然有一個研究比較營養標籤會否改善消費者的飲食習慣。 ((Variyam JN. Do nutrition labels improve dietary outcomes? Health Econ. 2008;17:695-708.)) 研究人員分析美國農業部滾動式大型膳食調查的數據。研究人員發現使用營養標籤的消費者對比不使用的,會食用更多的食用纖維和鐵質 ((多進食食用纖維可減少便秘及發生內痔的可能性,但有研究發現沒證據證明多進食食用纖維會減低大腸癌風險。鐵質是血紅素的成份,也可增進細胞分裂。缺乏鐵質會引起貧血、抵抗力下降、疲倦。根據世衛數據,缺鐵是世界上第一位的營養不良類別。)) ,但沒有證據證明會減少卡路里吸收等等其他飲食習慣轉變。另外,一個 Systematic Review 總結 ((其實 Primary Study 太多,我不想一一枚舉。故此我只想引這個 systematic review ,因為 systematic review 是總結所有 primary studies 的數據。有時甚至會以統計方法整合 ,叫做 meta-analysis ,之前我用過來分析立法會補選。)) 消費者是會看營養標籤,而營養標籤會輕微但明顯 ((這個明顯是要用統計學角度去理解。)) 的改變消費者購買食品時的選擇。 ((Cowburn G, Stockley L. Consumer understanding and use of nutrition labelling: a systematic review. Public Health Nutr. 2005;8:21-8.))
這一類的研究其實很多,實在無需穿鑿附會。上次批評蘋果批誤導,就是因為使用了穿鑿附會的所謂科學論據。看社會任何一個問題,都不可只有一個角度。標籤立法,也不止一個公共衛生角度。其實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立論並無不可,我自己都是不少自由主義博客的讀者。 ((例如這個這個)) 就有如恆常、適當的做運動有利健康,這一點已經是公認的了吧。假如現在政府有意就強制市民每天做運動半小時立法,違者可被檢控。如果我是一個自由意志主義者,我的立論就不會是執拗做運動是否有利健康,再從而找出美國人多做運動但肥胖人數增加之類穿鑿附會的所謂科學論據。而是指出政府是否應該就此事立法?立法有甚麼可見的後果?到底有沒有比立法更佳的做法?例如以廣告鼓勵市民多做運動取代立法。因為據我對自由意志主義( Libertarianism )的理解 ((我自認先,我唔熟書的。我絕對不是讀 Econ. 或 Politics. )) ,他們最推崇的其中一個理念,是政府不應該以法例規管個人行為。要提供最大的選擇自由,讓市民自行選擇最適當的產品、服務甚至生活方式。在討論是否需要立法規管標籤一例,自由意志主義者可提出現行食品供應商自由選擇食品加上標籤的精神行之有效,市民如覺得標籤重要,會選擇有標籤的食物,沒標籤的食物會因應市場調節旋律,汰弱留強。在批批一文我都說過,蘋果批提出營養標籤法會減少市民選擇,例如東南亞食品店的生存空間問題,是一個有力的證據,這亦是自由意志主義者所應去保衛的價值。公共衛生不是放棄自由意志的總體理由,自由意志也不能是放棄公共衛生的總體理由。實情是兩者不對立。但自由主義者提出弱不禁風的公共衛生證據去支持自由主義觀點,甚至連一些基本公共衛生和流行病學概念都錯誤,卻是可被公共衛生人仕駁斥。兩派人可多作討論,互相交集,找出對市民最有益有平衡,這才是政治的精粹,亦是有益的討論。 ((我不想與人打筆戰。有稿費例外。希望這篇文章可更加清楚講明我的觀點與立場,而不是更加多的石油副產品標籤。))

延伸閱讀:
林忌每日一膠:硬膠博客標籤
方潤:六月廿四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