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從舊文找回來的。突然覺得很有 feel 。

一直自覺資本主義是一種腐朽,而代表資本主義腐朽的本根,就是一切的奢侈品。心目中有一個奢侈品的List,每次自已想要這些奢侈品,總覺得心有戚戚然,就算得到了,都覺得不舒服。

這個List,甚至連雞腿都包括在內。故此,我現在就算吃雞腿,都吃得不舒服,覺得自已很腐敗。可能是厭棄那「啖啖肉」的感覺,因而想起了世界各地的飢民。我相信這個感覺,是由一套周潤發陳年電影所留給我的。

由細到大,也覺得玩具是一種奢侈品,可能因為由細都大都不算有太多玩具。當然,比起哥哥姐姐,我已經算很多的了。但細路仔,一定會同其他小朋友比較誰多一點玩具。

直到看了一本書,童年的我不再喜歡玩具。這本書是「三毛流浪記」這本漫畫。

有一篇講,有一個亞伯拿兩個小朋友在玩具店前去賣,男的賣五萬,女的賣八萬。三毛見原來小朋友值錢,自已為自已標價三萬,以爭生意,但怎料過了一天三個人都沒有人買。這個時候玩具店走出一對母女,女的拿著新的玩具洋娃娃,每個十萬元。

這篇漫畫對我的衝激很大,甚至令個位數歲數的我重新想了很多有關價值和人性的問題。可能我對哲學的興趣,也是因這本漫畫而起。這也難怪這本漫畫會放在小學的圖書櫃。

到了今天,這種感覺再次攻擊我的心靈。

昨天和女友去看洋娃娃的衣裳。一套可以賣五十至幾百,最離譜的是鞋子,一小塊膠都索價三十至二三百。

老實講,自已都未買過這樣貴的衣裳給自已。

知道這些令「人」吃驚的價格,已經覺得價格已經不能作為價值的計算工具。一切含有價格的東西已經好像變得不太重要。女友說送我一套超合金扭蛋或者甚麼,也因為這樣的感覺,令我覺得是否擁有,都像不太重要。

虛無的感覺。

盟友 T 當年曾經和我討論過在家偷餅渡日的日子。事緣是大學窮到仆街,盟友 T 說在家偷餅吃當食午飯。那就不用花錢吃午飯。我也做了類似的事情。
大學教育真的會使人生活水平提高。最少我最近一次見到 T ,他已經有自己的居所,我想他不用再偷餅充饑了吧。
我呢?不提了。
當年我和他都是這樣生活。最近 T 說人要保持肚餓,不要吃太飽。他引《論語·陽貨篇》:「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 ((這句話原意是指,一個人每天都吃得飽,無憂茶憂米,這些人難成大器。孔子另有一句是:「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出自《論語.衞靈公》。意思是一班人整天聚在一起,但談的東西不講道義,現在的用語叫吹水。而且愛好賣弄小聰明,這些人都是難成大器。)) 也許經過了饑餓日子,人才長大。現在我仍很捱得餓,要是有一天我暴肥,肯定因為我沒有做運動,而不是我吃得太飽。我對那些食物大大張相博客不以為然,甚至有時會避看。食,其實只佔人生很少很少的部份。讀與食,我會選讀。
最近想完全停食零食。將買零食的錢用來買水果。水果,從 day 1 就應該是人類的零食。看看猩猩猴子是吃甚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