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政治,與袁國勇寫新世紀福音戰士那一隻 EVA 最強又或者叫蔡瀾講心臟健康一樣,係會露晒底。 ((亦因為 Research 粗糙所以常有錯漏。)) 當然,我其實同三仔咸網穿著校服的日本妹仔一樣,係喜歡露出那條粉紅色 Hello Kitty 哩士底褲。其實我應該寫洛克人 X2 比洛克人 X 難玩,或者 TNA 今集 iMPACT! Motorcity Machine Guns 對 Speed Muscle 好睇,可惜我又無興趣寫下來,大家也沒有興趣看。 ((以往寫過,但沒有怎樣的回應。也令我像一個失敗者。)) 所以我是露出狂 ((讓電車痴漢抽水)) 。
將政府與上市企業類比。這是非常常見的說法,甚至近乎香港普世價值。我認為這亦是非常常見的錯誤。要是政府是一個像企業般運行,政府工工資不會拋離現實市場過大,政府高層人員不會像一副雞糊,而像一副十三么。為何政府不能像一般企業那樣排去廢物?其實從以上種種,已經說明運行一個政府,根本不能與運行企業類比。最要命的是,市民永遠不會是這個「政府上市公司」的股東。我們的現實係,我們有交稅的義務,無選擇、罷免政府官員的權利。亦只能非常間接地獲得「政府上市公司」賺來的利益。
政府亦不像企業,是不會完全講效率、企業營利。一個現代化的政府除了效率,亦講求公平、關愛。 ((現在就算私人公司都要講關愛和公平)) 要是一個政府只講效率,就會像自由市場原教旨信徒的想像,是一個超細小的政府,政府要私有化所有警察、消防、醫療、郵政甚至審訊、懲教等等「社會主義服務」( "socialized" services ),亦無需提供窮人安全網。這樣就會是最有效率的政府,「企業」營利一定最高,有份交稅的「股東」可享權力,交大份稅的是大股東可享大權力。這是一個非常「你」想,亦是最不公平和最不關愛的政府。
社會需要的是「效率、公平及關愛」之平衡。政治助理某君兩個碩士位加議政表現,以及幾年研究香港政策經驗,但我們只看他之前的薪金和年齡,這就是只講效率放棄了公平及關愛。此外,在計算政治助理和研究助理的薪金差別時,我們有計算兩份工的工作量、權責的差別嗎? ((大佬,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政治助理,你估真係 hea 咩。食物及衞生局周一獲幾多政治問題,一周一鑊,鑊鑊都大煲茶。一睇就知呢個三煞位,搵鬼做。)) ((我覺得就算真係用 13 萬請助理有錯,錯都不在那個o靚仔。o靚仔求職o者,犯法咩?問題在於政府定價無透明度,但係人人都屌埋條o靚仔。講呀講,假定你中五畢業政府有份工比十三萬你,你都會想申請啦。理撚你果十三萬點o黎咩。))
香港社會最大的悲哀,是讀飽經濟的人不多言只會搵錢;讀了經濟邊皮理論的人卻太多怪論;讀社會學的只淪為一筆過撥款的亡魂; ((我肯定社會學學者一定不認同政府像上市企業。)) 讀科學的只留守在實驗室,更多去了賣電話和 sell 保險。

【政治聯繫】可能你會以為我如此同情此廿八雙碩士君,一定與他有聯繫。但事實上我不認識此君,我這個 nobody 他更加不認識我。我與此君的政治組織 Roundtable 的關係,只係與盟友上過其 Cafe 飲過一次野。除了在 Cafe 內聽到年輕才俊說出「美國首都是紐約」這個經典知識之外,其飲料亦不算好飲。本人無意加入任何政治組織,我只想讀好自己書,還撚晒D債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