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erature_record.png
1945 年發生了甚麼事

今天不寫六四,原因不是「要放下六四包袱」,只是我不擅於寫紀念文章。只能簡單的說一句平反六四。
有一單新聞是有關全球暖化,我暫時未見到香港有報紙報道。我想大家都看過那張自 1880 年至今的氣溫走勢圖,圖有份海水溫度及地表空氣溫度。反對全球暖化人,如黃牛之類,時常質疑海水溫度那一張圖。因為海水溫度圖在 1945 年突然停止緩慢的昇勢,甚至急速平均下降了 0.3 度。圖表上的其他起伏,都有得解釋,例如火山爆發、厄爾尼諾甚至原爆。但 1945 年的急降是不能解釋的,這成了反全球暖化人仕的把柄,指 1945 年工業再興,二氧化碳排放增加,但氣溫不升反降。
從今期的自然雜誌找到這篇文章。 ((我是研究論文的民間學者。)) 此文是由英美學者聯合撰寫,解決了 1945 年海水氣溫急降之迷。
話說 1940 之前,英國、美國、俄國、德國甚至日本都有出海量度海水溫度。而圖表的海水水溫是由多國數據薈萃而成。但 1940 至 1945 年,各國都要參與戰爭,無時間參與海水溫度測量,除了在戰爭最後期才參戰的美國。美國近乎主導了 1940 - 1945 年的海水汽溫測量。二戰後,英國再次參加海水溫度測量,兩國的數據各佔一半。數碼化的軍方船隻紀錄沒有紀錄水溫的量度方法。研究人員從海事歷史學家知道,原來美國是採用正常方法量度水溫,即船隻將抽入作冷卻引擎海水,再對這些海水作出溫度測量。可是英軍使用了一種十分「土炮」的方法,就是用水桶從海面拿取海水樣本,用繩將水桶連同海水樣本拉到船隻上進行溫度測量。只要知道這一點,就知道 1945 年後的海水溫度急降,不是因為大氣溫度下降,而是測量問題。因為美國及英國的測量方法,有大量的測量誤差( Measurement Error ),研究員估計美國的測量方法會受引擎位置影響,而將海水加熱;而英國方法將水桶拉回來時水桶被風吹,引致樣本的溫度下降。就算美國另一半的數據相對準確,都不能抵消英國數據的測量誤差。
現在已經不再派船出海測量,而是用浮泡遙距控制測量。測量方法亦已經標準化。我故意抽這篇文出來講,因為我正在讀 Michael Crichton 的小說 State of Fear ((中文名叫《恐懼之邦》)) 。文中正正講到這個 1945 年的氣溫急降。這本小說由於常常有引用科學數據,有些人甚至拿來當成科學證據的代表 ((Surrogate)) 。例如曾有美國國會議員拿著這本書,指全球暖化是世紀最大的騙局。 ((CBS: Warmed Over)) 未知道 Crichton 會否在新版的 State of fear 提到上述的研究。科學證據,是 seeing is believing or not 。告誡各位, 第 N 手證據 ((例如本博)) 永遠不可靠,看過、而且要看得明白才下好下自己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