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otem_panda.jpg
非黑即白

我本來想寫,學校因為某學生寫 Xanga 而記大過是以言入罪,是真真正正的扼殺言論自由。 ((同一標準,李怡該被煎皮拆骨吧。)) 但見現時消防員救災出力後食餐好都被罵。同日新聞講到城中將搞超大型紅酒拍賣會,買酒的超級富豪沒有像消防員般出力,也沒有將買酒錢都捐出來。另一單新聞是公民袋陳淑莊外遊法蘭西,他亦無將旅費都捐出來。會考剛剛考完,全數中學都沒有停辦謝師宴將所有謝師宴經費捐出。由怒插消防員一事可見,網上救國呼聲及道德主義相當澎湃,捐錢震災實在不足夠。如有表露任何喜樂情緒,感覺不像致身水深火熱之中,實屬賣國賊。再要批評任何事,更是漢奸走狗賣國賊。香港逐漸步入的民粹化單邊主義,反對學校以網上之言入罪罰學生,即是反對救國。要是我寫下有關文章指學校處理不當,我極有可能被寫入 evchk ,成為共犯,是漢奸走狗賣國賊之一類。 ((國難當前我還打機,或許我早應被寫入 evchk)) 我被寒蟬效應影響下,決定不寫有關文章。我不公開批評,即我不反對學校罰該學生記大過,我相當愛國的,特此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