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_fascist_party_logo.jpg
法西斯的圖騰叫做束棒。束棒一方面代表政府權力來自社會團結,另一方面也展現法西斯政府有極權去處罰(棒)、處決(斧)市民。

聖火之邪,我也不便再抽水。國難能否團結國體,是真正愛國主義的考驗。聖火點燃的只是國人的圖騰崇拜,而非真心愛國之情?天曉得。只望世界少災難。
讀過茶怪兄的 2am 的資本主義。他指出資本主義絕非洪水猛獸。這一點我非常認同。可惜的是,資本主義的運行方法有多種。茶怪兄討論的,是最理想的一種。這種情況,通常只發生在民主國家,政體有完全的民意授權。
香港現在的情況,像極墨索里尼統治下的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經濟狀況。我估當奴曾聽到我話他是法西斯,都會 O 晒嘴。他的管治有沒有法西斯傾向,我不評論。但經濟政策就肯定是法西斯。法西斯一樣反共產、反社會主義,部份信奉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但是他們卻認同政府應該和私人企業合作,現在可稱為官商合作,負面的說法叫做官商勾結。統合主義( corporatism )或稱為經濟法西斯主義,是法西斯主義者相信的政體。這種政體之內,立法的權力交給了商業和職業團體的代表。亦因此,政府的政策例必會向商業傾斜。
現時的立法會的功能組別,以及功能組別民選議員分組點票,都甚有統合主義的色彩。當然,行政和立法,是兩個層次。你立一百條重商的法律,政府有權不執行。可惜的是,香港政府就算行政都向商業傾斜。最近的營養標籤草案,我早說過,食品有營養何懼立法。營養標籤乃係利民保健的法例,唯一有損的為商界。提出草案的食物及衛生局,一直有自己的原則,反對任何的標籤豁免條款。但在自由黨和民建聯議員秘密遊說後,食物及衛生局不再企硬立場,提出「折衷方案」,只要在食品上標有「未必合法」標籤,就不用食品營養標籤。這明顯是衛生機構為商界服務,犧牲市民福祉的明證。這個「未必合法」標籤,簡直是反智。代表一個人犯法,只要標明犯法,就代表合法,是嚴重的法律漏洞。
香港政府承認吧!他們奉行的是墨索里尼法西斯統合主義。難怪他們也鬼拍後尾枕承認「積極不干預」 (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 )已經不存在。林行止最近說他個人支持三十年的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錯,因為社會公義沒有被申張。我認為墨索里尼式的法西斯統合主義更錯,因為完全沒有社會公義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