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estown.jpg
明知提子汁有毒,明知有人飲過後在你面前死了,為何仍要飲?

我想講講,要是我有一天去了讀心理學,再加上我現在的統計學根底,我可能有很大作為。每當我看到一些「膠事」,我都看到背後的心理現像。每件膠事都幾乎不是新事,歷史上都有案例。
我估計每個家庭、社交網,都會出現一兩宗傳銷陷阱受害個案。我作為一個低下階層人仕,身邊的人個個想發達,又無奈自己能力不夠,更容易發生這種傳銷被騙受害個案。我家出過一個被傳銷欺騙了兩次的人。就算連最好朋友網絡,也有人曾經被騙。 ((令人扼腕的是,那兩人都有大學學歷。)) 這類個案最常見的例子,是做傳銷的人信奉了傳銷商產品的遇神殺神、遇鬼滅鬼、起死回生、健脾開胃、提神醒腦、生津止渴、去瘀生肌、萬事如意、出入平安等等「奇異力量」,再被教化這些傳銷產品的可能市場價值、是一個怎樣怎樣的龐大的市場。故此購入了大量的產品,或交了龐大的入會費。買入大量產品之後,卻發現沒有人會買。引致債台高築,甚至與家人關係變差。這個已經是最低程度損害的個案類形。更嚴重的個案,是參加傳銷的人不能自拔,相信傳銷商的一套,靠服食那些傳銷商品來治病,不去求醫。到時不單賠了錢,也賠了命。
為何傳銷幾乎和陷阱劃成等號,但仍然有不少人受騙?最大問題是,為何有這麼多人被騙,傳銷業仍然存在?
這首先是來自香港盲毛化。 ((中國大陸早就禁了傳銷。 Amway 在國內是門市,不能進行人制網絡銷售。中國普遍教育水平不高,加上教育政經因素盲毛更多,想忽然暴富的心態比香港人更熱切,故此就算傳銷被禁止,不合法的仍然有人去做,爆煲連連。盲毛是現在騙人傳銷主要吸納對像。之前發生多宗國際轟動的傳銷陷阱國家,都是在前度華沙公約國、前蘇聯。這些國家一樣,共產主義引致盲毛多。共產倒台有人一朝暴富,令傳銷騙局有機可乘。這裡指的盲毛,是指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人。股票市場術語,盲毛是指那些叫大師比冧巴買股票,只會跟風,無止賺位的非理性投資者。)) 普偏人都開始變成盲毛,有些人教育程度不高盲毛化可以理解。而受過高深教育仍然「落搭」,是因為沒有專心讀書,沒有好好反省人生,別人根他說甚麼,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怎樣怎樣反駁的批判性思考,而是怎樣將自己沉醉於那個迷霧當中。盲毛化之後發生的現像,叫做 Drinking the Kool-Aid.
這句話何解,我估聽大波妹的解釋更加動聽。我的解話一定沒有這種視聽之娛。話說美國五十至七十年代有一個教派叫做人民神殿教。( Peoples Temple )這個教是由一個叫做鐘斯( Jim Jones )的人發起。這個教基本上和一般我們所知的青龍教、真理教之類的邪教分別不大。邪教玩法,不外乎世界末日、救贖之類的打法,這個不是討論的重點。人民神殿最出位的行為,是鐘斯在南美圭亞那小島設立鐘斯鎮( Jonestwon ),他要求所有美國的人民神殿教徒搬到這個小島居住,他做土皇帝。由於鐘斯鎮發生多宗人口失縱事件,而搬入的教徒又不能自由搬出,美國民主黨參議員雷恩( Leo Ryan )發現有問題,懷疑鐘斯鎮有殺人、旅遊證件被收起等等違反人權情況,故此帶同記者調查。
雷恩訪問鐘斯鎮,兩天的調查如常。日期是 1978 年 11 月 18 日,雷恩的訪問團快要離開,有一名印地安人民神殿教徒要求隨同訪問團離開,鐘斯不想給訪問團壞印像,故此交還旅遊證件讓印地安人離開。怎料此事引起連瑣反應,很多人民神殿教徒都要求離開。
鐘斯覺得不對路,那些逃離的教徒回國後會說三道四,於是派了幾個忠心教徒扮作要與雷恩一起回美國。雷恩安排教徒回美期間,鐘斯安插的教徒發爛,向雷恩等人開槍。隨團 NBC 記者拍下開槍過程,甚至在他中槍身亡時,攝影機仍然在錄影。雷恩成為美國史上首位,亦是暫時唯一一位,在任期間被謀殺的參議員。這個事件有五人中槍身亡,有十一個人重傷。可是,鐘斯安排的殺人,不能殺人滅口,有人逃走了,還帶同拍攝到的殺人影像。鐘斯派了人去擊落那架逃走的飛機,但是失敗了。
鐘斯深知今次事件不妙,於當晚決定執行緊急狀態令。他將全鎮所有教徒聚集,鐘斯說有人能夠逃出鐘斯鎮的話,代表美國軍隊會空降此地進行鎮壓。與其到時大家都死,不如現在光榮的身亡。他叫手下將安眠藥、鎮靜劑及山埃混入一種提子味的 Flavor-aid 飲料 ((Flavor-aid 是汽水粉,沖水成飲料。)) 當中,要求教徒飲用。鐘斯更在旁邊鼓勵每個教徒飲毒。教徒在飲用後五分鐘即時死去。此事引致 913 人死亡,當中包括 200 多名小童。鐘斯自己亦服毒自盡。這件集體自殺謀殺事件,是人類有史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 Flavor-aid 飲料在不少報道鐘斯鎮大屠殺中,被誤傳為更流行的 Kool-Aid 。從此, Drinking the Kool-Aid 一話,成為美國一句流行話,代表盲目信奉權威,不去質疑,當權威送你去死,你都不會察覺。另一個解法,是每一個人都有正面及陰暗面,要是你只認識到正面,而不認識到陰暗面,請你不要去相信這個人。
不少人覺得傳銷像邪教。傳銷的紛圍,正正就要要你 Drink the Kool-Aid 。在你被人麻醉那些產品的市場價值及效用時,就是在向你灌輸非常正面的訊息。心理學上,你會非常容易相信眼前事情,故此作出不合理的決定。在這一刻,你有沒有合理的想過親友是否對這些產品有興趣?他們會不會被這些聲稱的益處吸引。還是要跪求親友就情面而購買。這一刻,腦中有沒有閃出新聞及警訊傳銷陷阱的片段?最要緊的是,你決定加入的意願,是被紛圍影響,還是這個是一個 informed decision ?不,參加者都不會去想這些事情,因為他已經 drink the kool-aid.
在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作為絕對價值的社會,傳銷是合法的 ( not illegal per se ) ,除非是層壓式推銷或者種金。巧取亳奪,在資本主義社會是被容許的,精神是「你要去死唔通唔比你去死」。雖然傳銷合法,但傳銷公司跨大產品市場價值、跨大賺錢機會,卻是犯法。故此美國法例要求傳銷商列明經實際數據計算的賺錢可能性是幾多,飲一百樽毒都要飲一次解毒劑,最少要明白參加者的是 informed decision ,你死你賤。香港沒有有關法例,傳銷商可任意向「綿羊」送藥,狂搞講座。內容不外乎那些產品功效如何神奇,也有某 A 怎樣靠傳銷發達,住洋樓養番狗,你都可以有佢咁威。重唔落搭?再加一兩個媒,起哄起身拍拍手。那種紛圍低下,怎會不享受手上那杯加料提子汁?
我也要向公眾灌飲 Kool-aid :請問世上最有錢的人是怎樣致富?除了那個自稱靠傳銷發達的某 A 之外,請問還有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