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riendship that can be ended didn't ever start.

Mellin de Saint-Gelais, Oeuvres poétiques

最近盟友因為某網民問題飽受騷擾。
公開、不指名道姓,是接近最後一步。請看看上面的一句。再進一步就會是公開、指名道姓,只會大家都難睇,收手吧。
每人都想保持一定程度的私隱。人家不讓你看他的私下交流,總是有原因,可能是對你不信賴、可能是覺得談不攏。姑勿論原因如何,他的原因不需要向外界披露。他不是名人,他的行為不涉及公眾利益,他有權讓私生活保密,亦有權選擇向誰人公開。苦苦相迫,只令人家痛苦,你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