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_fig2.jpg
流行病學的 101: 疾病三角形,醫療是在「環境」一項。從邊線長度得知,一個疾病的起因,病者本身體格,遠比病原體及環境重要(Source)

科專的護理系副學士事件,結局竟是醫管局旗下的伊利沙伯醫院護士學校為科專學生提供銜接課程,令學生可以考取護士管理局的資格。銜接課程價格是兩萬八。
如此安排,從我得知的消息是,前線醫護人員相當氣憤。現時的護士課程,主要由四間大學(理大、中大、港大及公大 ((只部份課程有刊憲獲認可)) )聯同各醫院護士學校提供。這四間大學及護士學校皆有護士管理局認可。人人都知,殺入這些大學,要求肯定不是中五四科合格。再加上近年鬧護士荒,人人爭讀護理課程,護理系的學額,近年甚至進身多人爭一類。在我讀理大的年頭,護理系也不是太難考上。現在的爭位現像是當時難以想像的。
科專就在前朝董政府鼓吹副學士時, ((這一筆我暫時不計算)) 開設這個護理系副學士。科專是明知課程未被認可,學生都明知課程未被認可,都甘願付十二萬三年的學費給科專,科專亦好意思收學生的學費。我暫時最看不過眼,是沒有人討伐科專的校長時美真。如課程吸引了 139 名學生,每人付 12 萬學費的話,這是一項近千七萬的生意。時美真以近欺騙手法,就將這千七萬袋袋平安。當護士管理局拒絕承認科專課程,時美真竟然以受害者身份向傳媒控訴醫管局及護士管理局。欠了學生的,是時美真,除了她不能確保一個課程的認受性,她還欠了 139 名學生的千七萬學費及三年青春。令人氣憤的是,部份傳媒將矛頭指向醫管局及護士管理局,完全採取民粹式報道,將多年來對醫管局的不滿一一發洩。醫管局及護士管理局,由第一天開始,就沒有欠這群學生。他們拒絕承認科專學生,是因科專課程設計有問題,目的也是為廣大市民的醫療質素著想。
悲夫,醫管局及護士管理局,竟然去食下這隻死貓,將科專製造的問題的責任全承擔了。想必時美真現在於辦公室笑到見牙唔見眼。 ((其實最痛苦的是學生。學生為了那個護士夢,不單被科專欺騙了三年時間及十二萬學費,還要給醫管局兩萬八,及若干年的 Training 。學生完全像是羊牯。)) 醫管局,是多麼弱勢的一個政府部門。流感成為頭條,就妄顧科學證據發出流感警告。傳媒愈屈醫管局的責任,醫管局愈驚,政策就愈混亂、愈妄顧自己的醫療專業,只以壓抑負面言論為政治目的。這種弱勢至此的醫療部門,只會令傳媒更加喜歡將槍頭對正她。現代醫療科技不是萬能,病人求醫永遠有醫療失敗的可能性。這種傳媒圍剿醫管局的報道手法,在近日有流感徵狀的死亡個案最常見。每一個個案,傳媒的報道手法都是醫管局醫護人員沒有盡力救亡,才會引致病人死亡。這樣公平嗎?

延伸閱讀: N 年前明報宣傳科專護理副學士的新聞

時美真校長表示,同學在完成課程後,除可擔任本港需求甚殷的註冊護士外,亦可再繼續升讀本港或海外其他護理學士學位課程,進一步提升專業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