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018i0.jpg

愛國,之於習慣只講不做的那幫人,可能就是等於形式主義,如在 MSN 上加上個紅心。
但在進行「愛國運動」和「愛國教育」的同時,是否了解何為愛國?
愛國,在這個地方,竟是需要國家的定義。言猶在耳,北方的人數年前曾經提出「愛國論」,定性何為不愛國:反對共產黨領導、支持台獨、引入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極力阻撓23條立法。當年藏獨問題不如今天的熱,故此支持藏獨及東突厥獨立,也不算不愛國。香港人就是少讀書,甚至不讀書。不想拿書來讀看看維基百科增進知識都好。沒有知識就會任人擺佈,愛國或是不愛國,真的有這麼多要求麼?
愛國的定義,不是以一堆行為甚或精神戒條所定義。凡任一人對「祖國」(非「祖國」的政權)有積極和支持的態度,已經可以視為愛國。根本社會是無需要定義何為不愛國,除非某人干犯了法律上的叛國罪。將某人定義為不愛國,是政客常用的手段。昨天所講的「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是指當一個人言辭已盡,只能以指稱誰人愛國、誰人不愛國來抬高自己攻擊對方。社會精力很容易沉醉於愛國定義爭論之上,但可惜這完全無助民主社會的發展。高質素的民主社會一方面講求共識,另一方面也專重異見聲音的表達。 ((主辦奧運的國家或香港都不是民主社會,故此特別容易出現沙文主義者。這是社會權力沒有平衡力量,政客只能透過表現愛國情操去獲得更多的權力和名利。在外國,政客過份的愛國甚至進化成沙文主義,很有可能被民主選舉制度轟下來。因為此人展露了其不理性一面。社會容許不理性人仕橫行盲目愛國,而又沒有力量制衡,無論你如何說英文、如何開麥當勞,國際先進國家梯隊永遠無份。只會排到北韓、利比亞、伊朗等等極權國家之隊列,永不會被人專重。))
今期茶杯雜誌有一篇文章,講到英國的白高敦想在英國強推愛國教育。但問題是,英國人是每事質疑的民族,他們質疑愛國教育的目的與成效。大部份人反對愛國教育的原因,是任何國家的歷史,都是 Morally ambiguous ,即是「道德上模稜兩可」。每個國家的歷史都有不光彩的一面,例如殖民史、戰爭史。
值得全民去愛的,要道德上理直氣壯。亦因此,沒有任何事是全民皆愛。道德上模模稜兩可的,只值得部份人去偏愛。
盲目的愛國主義,到了極端叫做沙文主義。 ((就連國家本身外交政策都沙文主義,叫做 Jingoism ,中文應該叫做侵略主義,即國家討厭他國,要軍事侵略去消滅他國。)) 沙文主義者除了盲目愛國,還會開始敵視他國,以敵視他國作為愛國的表現。近日在報紙常常看到愛國主義是雙面刃。錯,真正的雙面刃叫做沙文主義。沙文主義會令國民自發行動抗擊外國勢力,如抵制外國貨、寄 SMS 給他人叫人令某某外資超級市場清空,還要在 SMS 上說要轉寄他人才是優質國人之類。要是國民有這樣的組織能力去反對國外勢力,也即當本國有政策失衡時,會出現同樣組織能力的反抗主國行為。愛之深,責之切,這是傳統智慧。歷史告訴我們,有義和拳,也有興中會和同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