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jpg
好在仲有新界西/好彩重有新界西

一連幾日講 R 冤,係時候講另一些題材。
報載指公民黨有意打入新界西。他們的策略無他,只有一個,就是像 2004 年那一屆那樣,叫做空降。不知是誰寫進去,維基百科指公民黨預計指派張超雄到新界西參選。 ((聲明:不代表準確。))
新界西是香港一個奇特的區域,選民政治取向不能用一般的「港島中心主義」方法去理解。
新界西的基本盤, Rule of thumb 是一半親建制+鄉事陣營,一半民主派。而親建制+鄉事陣營的優勢,慢慢形成。就算有七一效應影響的 2004 年選舉,不像新界東選民有急劇轉變,新界西的 50:50 基本盤的打擊也不算大。
回顧歷史,我們看看 1991 年的選舉數據。當時新界西當選的,一個叫吳明欽,是港同盟 ((現民主黨是由港同盟及匯點合拼而成)) 成員;另一位叫戴展華,代表穩港協,鄉事派戴氏人馬。 ((元朗鄉事派最少可分為幾派,例如有議會有權的鄉議局,即現在劉皇發、張學明、林偉強那些;另一派則是氏族,有錢,最出名有文氏和鄧氏。戴氏曾經在元朗顯赫一時,有戴權、戴均等富翁。戴權、戴均兩兄弟合組上市公司均來集團,曾經有半條元朗大馬路是由均來集團所擁有。但因為金融風暴投資屯門豪宅發展項目失利,要以賤賣資產還債,最後均來集團在聯交所停牌。戴展華為戴均之子。現在戴系唯一仍在元朗話到事的,是戴權一手扶持的梁福元。)) 當屆另有三個人參選落敗,分別是代表匯點的黃偉賢、代表自民聯 ((後來與港進聯合拼,港進聯再與民建聯合拼)) 的曹紹偉及當時獨立的鄧兆棠。將當時的吳明欽+黃偉賢票數對比戴展華+曹紹偉+鄧兆棠,是69562 對 74278 。這是 50:50 的基礎,當時仍未成形的民主派,是比較少票。
民主派在新界西的黃金年代,是鄉事派的戴展華在 1991 年因為偽造學歷,辭去議員職務。補選時,黃偉賢擊敗鄧兆棠和嚴天生。新界西的兩位議員,即吳明欽及黃偉賢這對孖寶,一位紮根屯門,一位主理元朗,是港同盟匯點其中一個發威區域。可惜,吳明欽在 1992 年因血癌過世,這個短於一年的黃金年代結束。補選時,鄧兆棠擊敗當時逢選必輸的何俊仁。又回到黃偉賢加鄧兆棠的 50:50 基本盤。
我個人覺得,新西人對民主派的期望,是來自吳明欽+黃偉賢打的江山,後來者也只是在享受他們兩位的 Legacy 。吳明欽和黃偉賢,都是少講政治理念,以關注民生問題而受新界西市民愛戴。新西人比其他區域,更加講現實,少談政治天花龍鳳。所以,適合於新西選的民主派人仕,只會是所謂的實幹屋村民主派。亦因此,李卓人、梁耀忠、陳偉業等等,可以經由這個區域進入立會 ((但前題是要在此區區議會紮根)) 。何俊仁及李永達,是當年吳明欽的戰友,故然仍有少量叫座力。 ((但別忘記,李永達也曾在此區 2004 年選舉敗北。)) 民主派人仕未試過空降此區參選。泛民空降可能成功這個概念,只適合港九及新界東,永不合用於新界西。
公民黨如果真的由張超雄空降出選新西,人選是對的,最少他的形像有屋村民主派感覺。要是空降的是那批公民大狀,甚至是陳方安生也好,也必定不可能成功,因為吹水政治天花龍鳳感覺甚重。可惜,我仍然認為張超雄未必能夠成功,因為講求實跡的新西選民不會相信他。再加上新西的吳明欽 Legacy 已經慢慢消失,新區域如天水圍又是親建制落力經管的社區 ((例如今屆自由黨周梁可能會夥拍天水圍區人氣高企的周永勤出選)) ,泛民在新西的選情已經告急,那一半的基本盤可能不保。張超雄沒有能力動搖支持建制派的人支持他,公民黨在新西控制的區域,只有荃灣梨木樹。 ((而且該區域是由本應是民主黨的陳琬琛經營,只是她轉會公民黨才過戶。公民黨曾希望攻佔屯門,在區議會選舉派大批人參選。可惜,一個都不能成功。)) 他們只能透過吸取現任泛民議員的票,將李卓人、梁耀忠、陳偉業、何俊仁、李永達之中的一個或多個拉下馬。但張超雄是否真的有如此實力?還是只會削弱其他泛民「盟友」的票源,令親建制派更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