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20018.jpg
史文鴻

話說我在紅磚大學 Year 1 時,我選修了一課,是由史文鴻講荷里活電影。當年我相當喜歡上他的課,雖然只是一個通識教育科目。 ((Polyu 人應知道,要畢業,要修兩個通識。一般人都碌過算。)) 他的那一課在星期六早上,下午還有一課是 Optional 的,是由史 Sir 導看一套 Full-length 的電影。他的電影庫,不乏珍藏品,例如有 Giorgio Moroder 配樂版本的費茲朗科幻名作大都會 VHS 。 ((這個版本已經絕版。應該是 1984 年的 VHS 版。))
當年他是學界明星。報紙常就公共政策向他求意見,是蔡子強之前的萬能學者。他是師承法蘭克福學派 ((Frankfurt School)) ,在 Freie Universität Berlin 修讀哲學博士。理論上思想受馬克思影響,帶點左傾,曾經是馬庫色 ((Herbert Marcuse,法蘭克福學派代表人物。)) 信徒。在理大時他是通識教育中心高級講師,研究範圍為美學、電影、文化研究及社會理論。
當年廿三條立法,理大學生會邀請了他和葉劉辯論。當時我也在場,我看到他對社會的熱誠,以及作為一個學者應有的風骨。他猛烈反對有關立法,他是當時第一批要求廿三條要推出白紙草案
亦於這一年,我畢業了。
畢業後,從報章得知,他對港府削減大學資助不滿,也對本地民主派失望透。他決定退出紅磚大學教藉,受自由黨黨魁田北俊邀請加入該黨做 CEO ,據說田少用了百幾萬年薪邀他入黨,主要是教路讓首次參加直選的自由黨成功進入立法會。 ((他們之前只會經功能組別入局)) 他加入重商、親建制的自由黨,不少人都覺得被欺騙了,包括我。 ((這可與施永青原來曾經與長毛一起是托派相提並論。)) 在零四年立法會選戰,他是田北俊在新界東參選的軍師。根正苗紅信奉馬恩列,思想激進左傾的長毛,與田少同區。就算當年長毛有七一效應支持,長毛的勝算亦不被看好。該區有另一張有七一效應支持的鄭家富、劉慧卿鑽石名單、有建制派的劉光華名單吸取基本盤選票、還有老牌議員黃宏發,當然還有自由黨田北俊。當年的選舉論壇,長毛多次批評田北俊和史文鴻。當時長毛批評田北俊不會凱恩斯乘數效應理論,叫田去問他的跟班史文鴻。史文鴻台下發言問長毛,長毛批他無腰骨、田北俊的走狗、影衰讀書人。 ((長毛當上議員,史文鴻在報章撰文「請長毛回答四大問題」,帶點報仇意味。))
最後,長毛和田少成為該區平均獲票最多的議員。長毛只比當時現任議員的田少少幾千票,甚至擊敗老牌議員黃宏發。
選舉後史文鴻亦被黨內人差忌,在 2005 年退下 CEO 位置,到了台灣一所大學任教。最近又回到香港在 NOW 台主持時事節目。 ((可是我沒有看過一集。)) 他仍有為 CUP 雜誌撰文,但文章所提到的理念,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史 Sir 。

P.S. 找回舊日記,找到當日史 Sir 和葉劉論壇的紀錄,寫於 2002 年 11 月 16 日:

昨天在理大聽了有關廿三條的論壇。葉太今次沒有墨鏡,在回答其他人質詢時,不停地強調,某些在廿三條中條文所來的改動,在其他條例都有。例如警員能因為你犯了廿三條而在緊急情況下隨時上門拉人,葉太不停強調,隨時上門拉人的權力,早已經有,不是新奇事。問題是:一早存在的東西,不代表該東西為合理,合情理,合法治精神。另外,葉太不停地說某某人的意見為「情緒化的意見」∕「沒有理性基礎的意見」,何秀蘭議員不停質問葉太,在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諮詢期間,那些意見才算是「有用」的意見呢﹖葉太竟再三迴避這個問題。史文鴻教授指出,廿三條的立法,明顯是極權主義政府的政治審查機制。而且史教授質疑,香港政府定義國家安全和人身自由的排位,已經完全不依普通法∕人權法。某些條例如國旗法,根本就是這些倒錯了的法例。(多數開明國家都沒有類似的條例。)

多數人都沒有看過廿三條的諮詢文件,我卻有看過。內裡的確有很多不太令人明白的內容,有人質疑這個問題,甚至何議員說,很多執業律師都不明部份內容的意思。葉太說,文件是有含糊的地方,至明年一月,就會有另一份更詳細的版本。很驚奇,當天沒有人追問:「假如明年才有明確的版本,現在的諮詢是甚麼諮詢﹖假諮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