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階梯的一邊由簡單朝向複雜,另一個極端是由簡單朝向超簡。當人以為病毒是最簡單的生命體,原來還有只餘下蛋白質外殼的朊毒體 ((Prion,全名為 proteinaceous infectious particle ,不含核酸,但具有自我複製的功能,例子有克雅二氏病的病原體。)) 、只餘下一截 DNA 的擬病毒 ((Virusoid ,例子有丁型肝炎的病原體)) 及只餘一截 RNA 的類病毒。
處於進化階梯中間的,叫做腺病毒 ((Adenovirus)) ,是世上其中一種最簡單的生命體。它只有一個蛋白質外殼及一條 DNA 。但它擁有極高的致病性,世上有 10% 的人類上呼吸道感染都是由腺病毒引致。它的成功之處,是大部份情況不會殺掉寄主,只會令寄主出現小量的不適,有時被感染者甚至不會感覺到。這個時候,是病毒傳染他人的黃金時機。也因此,這種病毒是殺之不絕的。
陳永仁在實驗室的工作,就是用電腦程序分析腺病毒的基因圖。 當人人都研究富人病病毒如 AIDS 這些有高經濟潛力的病毒時,陳永仁對腺病毒的執迷程度,是外人所不能明白。陳曾經在國際會議說過,腺病毒是人類最應該去研究學習的病毒種類。因為他的致病性高,但其基因圖譜簡單。它的基因圖簡單到只有 30 至 40 個基因。要修改其基因排列,令被感染的人出現上呼吸道感染以外的病症,是相當容易。
雖然被稱作「生物訊息學家」 ((Bioinformatician)) ,可是實驗室中真的會濕手做實驗的人,根本上就是看不起陳永仁。覺得他只是一個電腦迷,何得何能在中文大學的生物學系獲得一個教席。 ((注意:這是虛構的,現實 CUHK 是有一個生物訊息學中心。)) 令這些傳統生物學家氣忿的是,他們曾經多次聯署向校方投訴他,可是不能將他辭退。因為他是學系中發表研究文章最多的。亦可能因為他擁有一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醫學博士名銜之外,更擁有一個卡耐基美倫大學電腦科學博士。
陳永仁也自知自己是非常典型的電腦迷,很是討人厭,於是他很少和其他的同事來往。他就連寫程序這些粗活也親力親為,沒有為難他的研究助理吳鳳。他的研究助理吳鳳只是為他找找文章改改英文,可是陳永仁每次發表文章時都將吳當作第二作者,這令同一學系的其他研究助理羨慕萬分。有些人甚至酸溜溜的說,根本那個單身漢陳永仁只是貪戀吳鳳的美色,靠讓她作第二作者來討好她。甚至有傳出陳曾經向吳鳳表白,結果固然是吃檸檬。當然,那些批評陳永仁和吳鳳的研究助理們都是女的,也不及吳鳳這位來自杭州的姑娘美麗。
實驗室的收音機傳來黃仁龍當選特首的消息,吳鳳看看電腦的時鐘,是 2017 年 3 月 25 日正午十二時。吳鳳對這個在九時開始投票,十二時可以開票的投票結果沒有興趣,反正她沒有機會投票。她關了實驗室的收音機,專心的工作。她如常的為陳教授找他需要的文章,但她也想在吃過午飯後才找。直到她收到一封電郵。她想,悠閑午飯時間要泡湯了。

〈第二回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