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幹部在伊莉莎伯醫院的地底開會。
「現代智人 ((Homo sapien)) 和尼安德特人 ((Homo neanderthalensis)) 最大的分別,除了一個來自非洲、一個來自歐州,就是一個仍然健在,一個已經絕種。」幹部最近都要用 Powerpoint 了,但顯然這位講者的表達技巧有問題,因為他只是照讀 Powerpoint 上的文字。「智人踏足歐州,尼安德特人即時絕種,可見智人有其優勢。」
穿著白衣的幹部按按滑鼠鍵,跳到下一張幻燈片,同樣是充滿簡體字,續說:「很多人以為中國人是北京猿人 ((Homo erectus pekinensis)) 的後代,這是錯誤的說法。」他看到穿軍裝的幹部在交投接耳,似乎有點驚訝。「北京猿人屬於直立猿人 ((Homo erectus)) ,直立猿人後來進化成海德堡人 ((Homo heidelbergensis)) 。海德堡人分成了兩支,分別是非洲的智人,以及歐洲的尼安德特人。」
投影機投出的一張相片,是蘇黎世大學根據一個小孩頭骨化石重組的尼安德特人樣貌。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age:Neanderthal_child.jpg)) 「這個就是尼安德特人,曾經稱霸整個歐亞大陸。」在人人都用 Laser pointer 的年代,他用那支像收音機天線的東西指著畫面上的那個人頭。「他們外觀上與我們類似,他們的骨骼比我們強健,他們能在各種天氣環境下生存。他們的頭顱骨可以發展出更大型的腦袋,或者有更高的智慧。有些學者說,尼安德特人在進化階梯上根上比智人先進。」
那幹部再按滑鼠。畫面上的尼安德特人頭慢慢的消失。「為甚麼他們會絕種?」
再一張幻燈片,像一般的美式速食文化 Powerpoint ,是將學者千幾年的研究濃縮成四個 Bullet points 。「除了他們常常近親繁殖及同類相食,引致基因病症這些因素之外,他們由基因決定的行為,是他們不能與智人競爭的原因。」
這位幹部托托他那副油油的眼鏡,眼鏡片上剛剛多貼了十片由頭上掉下來的頭皮:「例如他們愛好自然,不精於狩獵,故此他們轉而走上高山處生活。」
總於到達他想要講的一部份:「其實最大的致命傷,是他們相信群體決策。有人相信,世上首次出現民主社會,是來在尼安德特人社群。亦因為他們相信民主主義,他們出現了一種有點像現在所說的集體壟斷。族群中佔大多數的弱者左右了決策。在智人攻佔尼安德特人歐洲領土時,智人是由族中最威猛及最具智慧的人帶領戰爭。尼安德特人的群體決策,只像一盤散沙。後來的歷史,大家都知道的了,就是智人取代尼安德特人。我們是智人的後代。」
下一張幻燈片,是在葡萄牙出土的一件人骨化石,這件化石的骨骼像尼安德特人,卻有智人的裝飾品在付近。「可是,智人曾經在尼安德特人仍然存在的時候與其進行雜交,就像老虎和獅子雜交那樣。至今,我們相信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仍然存在於我們中國人社群的基因池 ((Gene pool ,指一個社群中所有的可能等位基因組合。如果基因池愈大,代表該社群的基因多樣性高。反之亦然。近親繁殖會引致基因池縮細,減低基因多樣性,從而影響社群適應環境的能力,增加絕種的可能性。)) 當中。社群幾萬年的繁衍,不能完整的將尼安德特人基因排除。可見達爾文式強者取代弱者的方法,未能快速清除尼安德特人的弱勢基因。這個過程必需加快!」
「故此,中國要大國堀起,首要的是加快清除我們基因池內的尼安德特人基因。」這位白衣幹部擦擦他胸前的名牌,上面寫著: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所長﹣李忠黨。
「我們將以香港作為試點。」

〈第一回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