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明康從電腦看到的,是一些數據。
F解釋這些數據是甚麼,大概是一些飛機的整備時間、飛行路線之類。一般情況下,伍明康會細心傾聽這些解說,但今次不同,他腦中的另一些念頭令他必需要忽略F的話語。
「不對。」伍明康的說話劃破了F的解釋,F也帶點驚怕「我們明知他們要將飛機撞落元朗,理應要元朗居民疏散才是。」
「但是...」F似乎仍然關心巴比倫計劃落入外國人手上。
「據你所知,武器測試何時開始?」
「今晚11時。」伍明康看看錶,現在已經是下午兩時半。
「我們還有數小時。」
「你打算怎樣?打電話到電視台?他們會聽你的話嗎?」
伍明康明知香港傳媒只聽「專家」及「官方」的話,他只是一個小市民,他的話是沒有人願聽,就算是涉及幾十萬人的人命。伍明康對F的這個批評,他的反應是靜默思索解決方法。
* * *
錢軍桌面的電話響起。他的電話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除了香港政府機構、軍方機構及大官商賈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電話。再加上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首席黑客以薩把守對外通訊,這個電話是需要經過多重守衛才能打通。既然以薩也認為這個電話不是外人亂打撞入,錢軍就安心的提起電話筒。
「我是錢軍,甚麼事。」錢軍問道,語帶點軍人的粗野。
「錢軍嗎?我要告訴你,你今晚十一時在元朗測試武器的計劃必然失敗」是一把女聲。
「你是誰?這是恐嚇我嗎?」
「那個可殺幾十萬人的那東西和飛機準備好了吧?北韓給你們多少錢?非要用香港市民作白老鼠不可?」
「我第一個可會殺了你。你別當我說笑。」
「那隨便你吧。總之全港的人都會知道,你們解放軍用香港來測試大殺傷力武器。解放軍的聲譽,會在這一晚之內消失殆盡。」
電話斷了線,原來以薩發現對話不對勁,將電話通話切斷了。
錢軍命令手下要即時將桌上的電話號碼銷毀。更命令以薩追查電話的來源。他用另一個電話,致電機場,詢問那場測試的準備情況。他不怕這種恐嚇,但他知道電話是那兩個逃出研究所的一男一女打來的,縱使他不知道打電話的目的。他們不怕被定位嗎?
他嚇然醒起,他們只有男的那位的聲紋檔案。
以薩也回報,那通電話是經過Skype打來,查不到電話號碼。他們要花數小時才能侵入美國Skype伺服器奪取來電IP地址。就算查到,也很有可能是偽冒的。
錢軍向桌面狠狠的打了一鎚。
* * *
伍明康將F和錢軍的通話錄了音。
對付流氓就只好用流氓手段。錢軍最失敗的,是和商賈打交道。香港商賈不同於政府官員,他們只是一些原來該去做農民的人暴發而成。他們是可以白痴到將機密的電話輸入到手機電話薄,最要命的是,他們的智能電話是易於破解、而且設定成長期上網的Windows Mobile系統。伍明康只需要配合黃頁電話薄,和一點點的社交工程(Social Engineering)技巧,那些商賈的電話號碼就得手了。餘下的,只是一些簡單的系統破解,從智能電話電話薄掃取電話號碼。伍明康一般不會做這些活,除非用來對付那個令人討厭的雨人。
「就算獲得了這段錄音,你又想怎樣,送到電視台、電台嗎?他們只會將它當成垃圾。」F再一次吐糟。
伍明康在思考讓這段錄音播送給最多香港人的方法。搞入侵大氣電波中止廣播嗎?不行,他們沒有器材。隨便亂打一些電話再播放這段錄音嗎?不行,太花時間。
* * *
以薩向錢軍回報,城中的所有人都恐慌性逃離元朗。元朗通住市區的主要幹線,例如大欖隧道和屯門公路出現大車龍。本來政府是配合軍方的計劃,但由於事件敗露,他們只好即時和解放軍劃清界線,要求全香港飛機停飛,而且聲稱不知道解放軍要進行這些計劃。錢軍破口大罵這些沒有誠信的走狗。他的計劃也完整的泡湯了。
錢軍問以薩,為何市民會知道這個計劃。他解釋說,有人修改了香港電台播客(Podcast)的所有RSS檔案,播客被騎劫了。播客是用RSS技術,指定RSS閱讀軟件在內容更新之時,從某一網址下載最新的聲音檔案。那兩個逃離的人入侵香港電台伺服器,將RSS檔案修改,令播客指向錢軍和女人的電話對話聲音檔案。一經更新,世界上數千萬台電腦都同時下載了該段的電話對話。香港電台那些人修改也來不及。還有大量無聊人將聲音檔案上載到YouTube,甚至有些人用來Remix歌曲、製作影片諷刺解放軍等等。傳媒知道事件才在六點鐘新聞大肆報道。以薩更說,錢軍那句:「我第一個可會殺了你。你別當我說笑」,最多人拿來混音。
錢軍送以薩一記耳光,用來報答他的笑話。
* * *
伍明康和F停止了測試計劃,但不代表他們被停止追捕。他們已經忘記了衝破了幾多個警方路障。那四輛追綜他們的Golf,已經被甩開。
但這次不行了,Fedex運貨車駛過警方在馬路上設立的馬刺,車輪被刺破。他們只好停車。
車子停了,手持左輪手槍的五個警察慢步趨近Fedex運貨車。伍明康、F和司機都壓下身子,以免警察射穿窗門,向他們射擊。
「我們已經死到臨頭,你可以告訴我,巴比倫計劃到底是甚麼嗎?」伍明康壓底聲線。
「哈哈!估不到你如此的窮追猛打。」
「你得告訴我,因為我有不詳的預感。」
「有聽過灰霧嗎?巴比倫計劃是將奈米機械人,經過飛機撞擊的爆炸,用爆發能量作為初始能量,引起灰霧。」
伍明康有讀過奈米科技專家艾力.德士拿(Eric Drexler)的論文。奈米(nanometer),是指十億分之一米,例如DNA的長度大約是兩奈米。而奈米機械人,是指一微米(micrometer,一百萬分之一米)以下的機械人。伍明康知道,世界上應該未有人造的奈米機械人,但原來軍方早已經完成。德士拿指出,如果我們能夠製造出一些可以自我複製的奈米機械人,這些無意識但只知道複製的東西,定必會殆盡世界一切的物質進行自我複製。這些奈米機械人需要的資源,離不開能量、水、碳和礦物質。當他們殆盡大自然,就會將人類都當成碳的來源,引致世界滅絕。這個狀態,德士拿取名灰霧。(Grey Goo)
伍明康知道,這是一種會完全破壞全世界的科技,根本不應該用來當武器。可怕的是,這個東西還在機場。
警察在大力拍打車門,示意車內的人投降。
「我們現在應該投降,告訴警方去解除那些奈米機械人。」伍明康說。
「不行。」伍明康背被一支沙漠之鷹半自動手槍指著頭部,頸項被卷著「得罪了!」。
貨車大門被踢開。
「別開槍!否則我殺掉人質!」F說。
警察仍用手槍指著F和伍明康。F帶著伍明康上了一架警車,高速駛走。
「我們得趕去機場。」F語罷,Fedex貨車就像聲控啟動般發生爆炸,目的是毀滅證據。警察受傷,還有那個未及下車,與F合作無間的司機。相何他已經葬身火海。

〈第九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