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軍給城中名流打了幾通電話,這幾通電話,目的是要安排截擊那兩個成功逃離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人,縱使他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名字。錢軍是一個從解放軍安插的人仕,那些愛國愛黨才有生意做的名流,都會忌他幾份,只好允諾他的要求。
除了那家美資的Fedex不肯供出那運貨車的租借人及現在所在位置。錢軍心暗罵那他媽的美帝,他們不能使用衛星對那架車進行定位。
過了一會兒,錢手下從監視影帶拍下的圖像,與警方及中文大學留下的任何紀錄作配對。他們找來了伍明康的手機號碼,還有從中大搜來的伍明康教學錄像。他們打伍明康的手機號碼,已經打不通。他們從教學影像掌握到伍明康的聲紋。那些愛國愛黨的電訊供應商收到這個聲紋檔案,並已經開始對所有電話通話進行聲紋對比。只要伍明康使用公共的固網電話或手機網絡,一隊車隊就能夠在兩分鐘之內進行追截。
現代人總會用電話吧!
* * *
伍明康借故去小便,下了車。
回來時,F問道:
「你該不是使用電話亭打過電話吧。」
伍明康發現被揭破「我...用公眾電話亭打過電話給蘋果日報報料熱線...」
「媽的!」F即時著司機快速逃離現場。F已經見到三架深綠色的福士Golf正向他們快速駛來。F十分相信司機可以甩掉這三架車,她和這個司機合作無間,這種追捕只是小兒科。
F仍然忿怒。但都要質問伍明康:「你為甚麼要打電話?」
「我已經依你指示將手機的SIM卡棄了。我想打公眾電話可以吧。」
「你太高估這些香港電訊商的商業操守了!那你向蘋果那些人說了甚麼?」
「那是錄音的。我留言指那研究所在伊利莎伯醫院。」
「你只是市民,不是內幕人仕,他們根本不會相信的,笨蛋!你這樣做根本亳無助益,現在更暴露了我們的位置。」
就在這時,快速逃避追捕的Fedex運貨車顛簸了一下。車子仍在公路上飛馳。
* * *
錢軍對手下終於確定了伍明康的位置感到非常滿意。他要求警方交通部在機場附近設路障,用的理由是有外國間諜潛入,縱使他仍未知道那個協助伍明康的女間諜是甚麼國藉。
最壞打算,都只不過是台灣或者美國,而且錢軍不相信是這兩國派來。
他對這個事件拖延了一個重要的武器測試計劃感到十分不快。
* * *
在愈發顛簸的車程,兩人仍在爭論。
「巴比倫計劃的聰明之處,是便宜。為何還要製造昂貴的飛彈?由其是這些飛彈是用作對人武器。阿爾蓋達的混蛋多次入侵特拉維夫理工大學,都只能偷到民航客機作飛彈。李嘉誠那幫人卻找出了布爾巴比倫計劃的精要。民航客機只是計劃的皮毛。美國不停捉錯用神的大殺傷力武器,就是這個。根本就不在伊拉克。CIA那班人太遜了,相信了我們莫薩德散發出來的錯誤情報。」F說。
「那精要那是甚麼?」
「暫時我不會告訴你。但我將你救出來,其實我是有求於你。你一定要參與,否則全香港都有危險。」
「你只是一個以色列的特工,竟關心香港來?」
「對!我只關心以色列,根本不在乎香港。但我希望你幫手剷除李嘉誠那幫人,難道你認為那夥人更關心香港?只要有這些人存在,國際只會更不和平。」
伍明康心暗罵,要世界和平,莫薩德根本就應該銷毀巴比倫計劃。根本這些特工、秘密政府甚麼的都不想有世界和平。有和平的話,他們根本就會丟飯碗。最令伍明康懷疑的,是為何這個特工會公開身份。
「解放軍已經完全掌握了巴比倫計劃,他們已經準備好用這個武器攻擊台灣。我在尖端科技研究所工作時收到的情報,解放軍將會將這個技術賣給北韓。」
「那亦似乎和香港無關。」
「北韓想知道這科技攻擊如首爾之類人口密集城市的測試結果,才會付錢。解放軍決定用元朗作為測試目標。」
「元朗?」
「對。解放軍認為中共人口密集城市,上海、深圳、北京是本國。香港只是附庸地區,還有別的選擇嗎?」
「那即是會在元朗發生如九一一般的事情?」
「不,比此更糟。解放軍更可將事件解釋為空難。」
「為甚麼會更糟?」伍明康已經感到家園會被破壞,家人會被殺掉。就像眼前這個會流利廣東話的以色列人的名稱,F,是Finished的第一個字母。
「我不會告訴你,除非你應承幫助我們取回巴比倫計劃、剷除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
伍明康只好點頭應承。
「那就太好了。我們必需要一些有統計學頭腦的人。」
「但你說會告訴我詳請。」
「適當時候會告訴你的。」
伍明康即時感到被騙。這個時候F拿出一台Vaio手提電腦,交給伍明康。

〈第八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