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Blogger Survey
已支持,但個button可不可以不用gif
有很多醫生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原來到了國際舞台,卻成為了major defect。
例如小童肥胖的定義,不如成人般有一個一定的BMI cutoff。小童的肥胖定義十分麻煩,要視乎年紀,而又要有Reference,要超過社群的95% percentile,才為之肥胖。
美國CDC有Reference curve,差不多世上所有的研究都用這條Reference Curve,香港的研究卻用自己的Reference Curve,甚至用另一種方法去計算肥胖。(叫做percentage ideal Weight for height
其實香港做科研已經夠慘的了。例如subject會是中國人,而外國期刊有時見到非Caucasian已經即時Reject的了。計算BMI又用非美國使用的方法,就算用美國兒科學會的方法,卻用了非美國的Reference Curve。
我們submit到外國的論文,使用Ideal weight for height的,美國reviewer問為何不用BMI;使用BMI的,問為何不用美國Standard;用了美國資料去Standardized的BMI,卻問為何不用local reference,回歸原本。總之用任何一款都有機會有人插你。總之,在香港做的研究,想在美國期刊(可惜的是,英美兩地的期刊。已經差不多等於國際期刊的定義了!)發表論文,就有如二等公民。如果再加上Sample size不夠呀、用中文Questionnaire呀、研究的問題不吸引呀、做不到有Difference等等香港研究常見的問題,令一個研究在所謂國際期刊刊登的機會更加細。
其實沙士曾經令香港成為醫學研究的熱點,大Journal如刺針、新英倫曾經接受香港很多有關SARS的論文。可惜,這股熱風已過了。

Technorati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