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晚我們和Nikitac吃飯談到Apple由SJ回來之後「變奸」,本來以為以.Mac取代免費的iTools是變奸的開始。Date back原來由殺牛那一刻已經是變奸的開始。
星期六和另一半到部門辦的燒烤活動,好好好好好好老實,有點悶。可能因為當天參與者以護士及其家屬居多,而我本身和護士們不太熟。最令人驚怕的是,部門最大的兩位醫生及其家屬竟然到我們的爐燒烤。作為一個官僚架構最低層次的職員,表現一有失準,可能就會烏紗不保。
星期日早上去拜山,下午回來時和另一半去踏單車。今次由家踏到壆圍,再以歷險的心態去到錦田河。之前和diaryland盟友遠足其實都走過錦口河,但今次是走錦田河的另一邊。今次更嘗試近距離看看紅樹林。

Mangroove ranger

走到錦田河馬路的盡頭。本來覺得要沿路回家。但由於錦口河好像和我家很近,探路後發現年紀甚少時好像由家經這條路到南生圍,於是乎又懷著歷險的心態找路回家。我們真的不怕死。
so horrible

盡頭有一條獨木橋,十分驚險。有些地方只有一些很薄的木版,再加上有些風。令我想到Rebel Billionaire之類的電視節目,在橋上看看下面那條污染的河流,真是Instant Vertigo。那條橋是不夠單車行的,推單車也不闊。行過一兩次之後,我決定拿起兩架單車走過。驚險,但很好玩。
經過橋之後,原來是甩洲,經過幾個魚塘之後,就回到大生圍自己的魚塘。
下次的Bike Trip應是由逢吉鄉路踏到林村效野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