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人寫blog寫的Apple,寫來寫去都是Microsoft Vs Apple,殺Mac Clone之類的事。說到蘋果中人,只會有人說Steve Jobs。其他人,包括應該好紅的Jonathan Ive, Tony Fadell, Michael Darius, Lan-Chi Lam,沒有人會說起他們。當然,也沒有人會說Jef Raskin。他剛在廿六日辭世。最近有人為他拍了套紀錄片,可惜只可用WMP來播。
  • 突然有個衝動,switch to x86 PC。故這幾天拿了Office一部非mission critical的手提電腦來「教非」。
    發現那部機有個30G的硬碟,只用了9G,而且全部都是Windows的東西,實在浪費。那機行Windows 2000,Pentium 4。
    我 先將他的File system由FAT 32轉為NTFS。由於我不是那些買土炮電腦雜誌來看的人,而且我對WIndows可說是白痴級用戶,我竟發現原來Windows 2000有個指令叫Convert.exe,在Command Prompt打入convert c: /fs:ntfs就會將fat32轉為NTFS。

    A VNC session in my eMac to a notebook running Ubuntu Linux
    之 後用Rescue Linux內的ntfresize將那個大到30G的NTFS partition切細,再用fdisk剪開兩個。再塞了個Ubuntu Linux入去。而我在沒有任何backup情況下做。故此這是「教非」。Yeah! I like risk taking and killing/liberating others x86 boxes!It is fucking fun!
  • 相見好,同 住難。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無論工作的地方、生活的地方,總之人與人之間有利益關係、又或者人有喜惡就一定會有磨擦。去到那裡都有不受歡迎的人和事。在江 湖打滾,重點不在於攻。以守為攻,將別人的攻擊化解。李小龍所言,以無法為有法。雖然我沒有他的武學智慧,也不知道「以無法為有法」這套武術哲學精深之 處。如果對待一件事時過於經營的話,很可能會矯枉過正。
  • 其實我真的建議人應該局部去懶,局部去蠢。過度勤奮,過度reactive,其實可以解讀為impuls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