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政治巨人因為在屠夫面前同情將會被屠殺的學生和群眾,被遠禁了十六年。屠夫說,只要這個政治巨人肯去承認當年同情群眾的做法是錯的,他就可以回復自由。可是,這個政治巨人,不會因為個人利益,指鹿為馬,至死的一刻,他也沒有。
這位政治巨人在革命期間已經漸露頭角,有「要食糧、找紫楊」的語句,他的務實,不作假,深受農村民眾愛戴。
他也曾為香港前途和英國人在談判桌上角力,他也曾說話香港人以民主方式治港是理所當然的。可是因為他的政治選擇,沒有人再將香港順利回歸的戊畟k巧韞L。
當時有三個人是中共改革的先峰份子,包括鄧小平、胡耀邦和他。
八六年的學生運動改變了胡耀邦的命運,八九年胡的死更觸發了六四事件。接了胡的手的這位政治巨人,和這個政府的主流左翼意見相左,支持以和平方式解決學生運動。也因此,鄧小平和這件政治巨人開始決裂。
這位政治巨人,連同現在的溫家寶總理,也即當時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起在天安門廣場叫絕食七天的學生回家,甚至說批評他們政府官員施政有問題是正確的。這一番話,也是他最後在公眾傳媒露面。因為這一番話,再加上他和主流意見相左的立場,令他被遠禁十六年。
自此,誰人還記得他?每年的香港回歸,人們都記得鄧小平這個總設計師,誰人記得他這個總工程師,甚至負責「查找不足」的胡耀邦?
最叫人痛苦的,是人事後對他的評價。
一國兩制研究所總裁某某人說這位政治巨人在八九年六四屠殺前所做的一切,對香港構成負面影響,是不能推卸的責任。
到底他所做的事,對香港造成怎樣的負面影響?論對香港人的影響,試問「屠殺本身」,還是「同情被屠者」對香港的負面影響更大?
我相信當有一天陵a屯、周南離世,這位一國兩制研究所總裁,仍然會對這些對香港一國兩制落實的後過渡期的重要人物予以極為負面的評價,原因是他們都支持和平方式解決六四事件。
當李鵬終有一天離世,這個人又會說些甚麼話?相信會是歌旦|德了吧。
歷史是可以任由當權者所扭曲,真相我們永遠都不知道。但在討論一個人的旦L之時,千萬不可以倒錯黑白。假如連這樣簡單的事都不懂的話,那就枉為學者,甚至甚麼一國兩制研究所所謂總裁。

09:41 - Tuesday, Jan. 18,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