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這個運動,我不會書寫任何有關MWSF 2005的東西在我的日記。要看請移玉到wiki。
http://www.tiney.com/Wikka
現在的香港社會,最受罪的可說是受經濟不景困擾、但卻不能受為於經濟復甦的失業人仕、低收入人仕以及打工仔。
打工仔在九七年之後,似乎日日都要擔心明天會比人炒,於是乎對上司只好千依白順,在工作間只好成為一條狗,期望可因此保障自己的飯碗。可是,上司有時因為下屬己經成為virtually一條狗,而不將下屬當成人去看待。於是乎下屬就積存了一般怨氣。
回家,我已經不再想上網看網上人的嘈雜聲。以前自己對這些網上嘈雜聲十分在意,會花很多的時間去回應。其中一個例子,現在仍有庫存,是一些人對我在hkppa時打碟的批評
網上的人是甚麼人?可能只是一個account,一個Robot,一隻狗。你完全不知道他的真人是甚麼樣。嘈,可能你只是對著一個sql table內的一個小小的record加入文字。
我絕少到不懂的人的forum∕blog說話,無必要之外,也一定會有人曲解我的意見。曲解之後又引起一陣flame war,多無謂。
如果有人只因為我的意見踩我的場,如果他是人身攻擊的話我一定刪post,這是每個人應有的bottomline。
最近常常思考的問題是,到底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會否像網上般表達意見。到底分別在於何處?
我比較喜歡和真人交換意見。請珍惜這些機會。
基本上我到現在都沒有NDS,但昨天和兩名盟友去了一個NDS聚會。
縱使有廿多人到場,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多,(最少我有廿十人到我走為止都不知其姓名)而且場地很有問題,我們早就走了。
這種活動太「網上」。在聚會期間,我不禁說了一句:「如果diaryland meetup是這樣的話,我以後一定不會來。」

09:51 - Saturday, Jan. 15,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