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們盟友們一致決定不玩,哀悼死難者。
今早在巴士上飲杯裝的熱咖啡。
在跳來跳去的巴士上,將沙糖倒入咖啡再拌勻是很有困難的。當你打開了咖啡紙杯,巴士就來急停,想將沙糖倒入咖啡中,不但沙糖「屙出界」,咖啡也飛出杯外,沾濕了我的工事包。
我 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決定我以後不再在巴士飲咖啡,因為有時趕時間,是一定需要的,故此我也應要承受再做此舉的後果。因為決定了之後,要切實的去執行。例如一 個肥婆話自己好肥,再食東西心理上好辛苦,決定以後不再暴飲暴食,就要切實去執行。執行了之後,也不要怪身邊的食物太美味,破壞了我的計劃,令我更加肥。
假如自己真的決定了不再在巴士飲咖啡,而又有一天自己因為趕時間再在巴士飲咖啡的時候,又再沾濕了工事包,不可怪自己趕時間,也不可以怪巴士跳來跳去,反而最該責怪的,是為何自己要破壞以前的決定。
所以說話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以前我自己都「賴過唔少撻」。
(注:事後才發現杯咖啡decaf,一樣好眼訓。)

17:39 - Friday, Dec. 31,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