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會成日以為自己講的東西就一定正確。一定正確是否一定好?
將文章又或一種觀點改為一定正確會引致出現套套邏輯(Tautology)。例如:「明天可能會落雨,也可能出會出太陽,可能會陰天,又或出現其他的天氣。」我一定正確。
極端相對主義被本地的哲學家李天命定性為「辯證盲」。因為從此以後,你用上任何的形容詞之前,都請付上相對的數量。例如醫生和你說,這個手術的死亡率為9%,醫生和你說死亡率很高。你同醫生講,只是9%,不算多,比起有架車行過我飛出馬路的死亡率低。
根 據這個邏輯,以後在新聞或者任何的報紙文章見到任何形容詞,高也好,低也好,激烈好,好玩好,潮爆好,也請要指正。「失業率6%?邊到高?非洲50%都係 咁啦。」「立法會今日的討論好激烈?車!比起城市論壇邊度叫激烈呀?」「海嘯死六萬八人。電視話死傷慘重。我完全不覺得死傷慘重,比較起唐山大地震邊叫死 傷慘重呀?」
一件事的高定低,激烈和不激烈,死傷慘重和不死傷慘重,不是要找一個reference來比較,這種做法也太過的去人性化。
I don't really wanna give a fuck!

16:17 - Wednesday, Dec. 2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