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見到這個人,都無名火起。這是一個甚麼人?我只能說他是香港政壇其中一條魚缸吸屎魚!
這位港進聯成員,在後過渡期沒有直通車,被委任進入臨時垃圾會。除此之外,多次參選,包括立法會和區議會。無一成央A可見此人除了群帶關係可以做官之外,根本無人認同其政治理念。
本 來這個社會沒有了這個人,社會也豪不察覺。領匯事件令這個污穢的名稱再出現在報紙上。由其是借今次事件打擊鄭經翰的東系報紙(需記得,鄭氏以前曾多次在電 台批東系報紙),竟有一大段文字說那個無扔L績的人如何寫信給特首董建華,又如何得到他的回應。又說自己支持元旦由一班網上人組織的遊行,甚至提供一萬元 的資助。東系報章竟連這些垃圾新聞也放在頭版,可見他們為求打擊鄭無所不用其極。
為何這個王某,每每都是趁香港出現問題之後才撈取政治油水?沒有見過他事前有任何真知灼見,每每都是事後孔明,不知所謂。查查這個人的本年的新聞Record,我沒有見過他對香港有任何的建樹。以下是這條政壇吸屎魚就多件事件事後懶係有料的事後意見:

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政黨論壇
「近月來不少傳媒都成了七一遊行的『宣傳機器』,每個phone-in節目主持人都呼籲市民去遊行﹗」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
「王紹爾已向廉署投訴畟唹荅A嫌漏報資料及濫用公帑,要求調查,廉署表示不評論事件。」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八日
「王紹爾說,自己原本以反映者的身分向廉署反映對事件的意見,但廉署堅持他是投訴者身分,因此按法律,不能向外透露個多小時會面的內容。」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
「民建聯區議員陳雲生及港進聯監察委員王紹爾日前成立跟進民主黨及畟唹荅A嫌串謀詐騙公帑關注組,昨到民主黨總部遞交信件」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
「跟進民主黨及畟唹荅A嫌串謀詐騙公帑關注組成員王紹爾表明,待立法會成立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後,會去信要求處分畟唹荂C」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港進聯成員王紹爾昨已在網上留言支持,他表示,願為遊行者提供不多於1萬元的實質援助,例如音響、橫額等,並有意以個人身分參加遊行,但他堅持這不代表港進聯立場。」

假如鄭大班之類在東系報紙每天被指為政棍,王紹爾過去半年也可以稱為政棍!半年以來,他除了監人乃後地反對畟唹荂A反對鄭大班,我不見得到他對香港有任何的建樹。每次都只是趁民主派有問題時出來踩一腳。假如民主派是魚缸的黑摩尼,王紹爾只是這個魚缸的吸屎魚!!!

09:03 - Wednesday, Dec. 2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