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不同的香港傳媒在打壓那兩位提出訴訟,而且提出上訴的兩位公屋居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為何這兩位公屋居民會以這樣的方法反對領匯上市?就算事件背 後可能是部份議員所指揮,可是某議員已經明確表明他不再財政上支持上訴,為何那個婆婆仍堅持上訴到底?香港的傳媒從來沒有好好的去聽取這兩位居民的興訟的 理據,將著眼點只放在某議員可能涉及私利,阻人發達。可是,那五十萬入股的市民,何嘗不是為了私利而投資領匯?
我也不知道這位婆婆企硬的原因,由 其是勝算不高,而且自己連堂費都支付不起。也釦琱ㄛO住公屋,不是公屋商場的租戶。那些居住在豪宅,以炒賣股票為食的既得利益者,不停打壓與訟的公屋居 民。他們有錢,這是他們的幸運,但千萬要留意,假如領匯為求利益,降低了他們管理的物業的服務質素,受害的永遠是窮苦的公屋居民,以及在公屋商舖做小生意 的租戶。但既得利益者卻可漁利。如何平衝股民利益和公屋居民利益,仍是未知之數。
在這次事件中,我們應該慶幸香港具有公正的司法制度。法庭大可以 完全不受理這宗案件,而且不受理那位長者的上訴。可是我們的法庭卻接受了,因為我們的司法系統仍可作主持法律公正,完全獨立於政府行政系統。(釋法例外) 無論裁決如何,房委會勝訴的話,可以增加變賣資產的合法性;市民勝訴的話,房委會變賣資產就不合法,卻可能要透過修例(當然也包括釋法)等等方法達到資產 私有化。
我相信社會普遍接受房委會資產私有化,但至於如何私有化,卻需要平衡數百萬公屋居民利益。為何只將資產管理權變賣給單一機構?為何要如此快速變賣資產?
領匯事件所引致的問題,其實就是因為房委會沒有好好諮詢公屋居民的意見,去馬去得太快,也沒有評估過如此去馬可能要面對的法律風險。

14:02 - Thursday, Dec. 1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