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隆主席陳啟宗說,由紅灣事件知道,香港人不重創富而只重分配,香港是中共境內最共產主義的城市。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指領匯事件「對香港的名聲造成損害」。
李柱銘被指每年到外國「唱衰香港」,成為香港親共的攻擊對象,說是漢奸、媚外。在資訊發達的今天,無論在香港境內唱衰香港,又或在國外唱衰香港,基本上外國的投資者都會有渠道知道。假如李柱銘被土共說成是「漢奸」,無疑陳啟宗和田北俊也可算是「漢奸」的一類。
「最共產」的說法其實十分有趣。代表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香港排行全球倒數第十七位, 貧富懸殊的嚴重程度和非洲第三世界國家類似。最富有的五分一香港人佔香港總整體收入57.1%,而最貧窮的五分一香港人只佔4.4%。根據這個數字,香港 不但不是中國境內最共產的城市,反而是中國境內「最資本主義的城市」,甚至是全球其中一個最資本主義的地方。而最富貴的人控制著全港超過五成的薪金財富。
假 如一個商家拆兩座樓有市民反對就代表香港是中共境內最共產的城市,那麼美國以及大量的歐洲國家都會是全世界最共產的國家。(根據這個標準,也野u有中共、 古巴和北韓才不是共產的國家,因為沒有人敢說反對)外國不時都有保衛某某建築的行動,也有因為銀行資助砍伐雨林而被市民杯葛的例子。
田少指香港的 名聲造成損害,但美商會主席指激烈的政治討論,不會影響香港的商業環境。更指商會尊重香港法治及司法制度的規範。假如有兩個公屋居民,要求以法律途徑對領 匯上司作出司法覆核會「對香港的名聲造成損害」。那麼香港政府就零七∕零八年普選,跳過香港的司法制度要求人大釋法之時,田北俊田主席為何又不敢說「對香 港的名聲造成損害」?
香港的名聲,在於有完善、公正的司法制度,廉潔的政府以及勤奮高學識的香港公民。在我而言,此事件不僅沒有影響香港的名聲,反而突顯了香港司法制度的完善,法律前人人平等的形像。透過司法制度反對政府的策略,我個人覺得完全不會是個問題。

14:10 - Wednesday, Dec. 1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