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教授過了半天,言語不通但都竟然就很多話題交換意見。
他是蘇州某兒童醫院的教授。他說沿海的醫院都可說是全國最上佳的醫院,可是他們都無法為小朋友做全面的肺弁鉥砼捸C因為沒有資源買機器。他又說,中國最上佳的醫院,一千張床位都只有一百多個護士。但是香港一千多張床位有一千多個護士,分開三更。
他也說,香港的醫院甚麼都比大陸好,可是有一點內地的醫院較好,就是比較靜,雜音比較少。少噪音,對病人都是好的。可是香港探病的人的確太吵了,而且我們的醫院在市中心,交通繁忙,晚上都會很吵,十一樓最高的私家病房都可以聽到街道上的聲音。
教授也說,大陸的醫院資源分配很不好。你做幾多research、幾出名,只要你和幹部關係不好,都是會閂水喉。
內 地醫院其實都做很多的研究,可是教授說國際很少接受內地的研究,因為內地的研究多數用animal model,國際期刊絕少會接受animal model的研究。我們問,為何做不到臨床研究呢?原來內地的人都很實際,沒有酬勞的話,是不會參與研究的。看到這一點,原來香港人都很可愛的。
私 底下問教授,會不會在香港買東西。他說他上次來的時候,導遊帶了他到一些騙人的商店買電器,他買了個數位相機。可是他回到蘇州,見到同一型號,竟買平一 半。故此,他不會再在香港買東西,因為香港的商人太不老實。可是,他說只有一些東西香港比較平,就是perfume和mobile。可是他說買香水給老婆 也沒有用,因為做教學工作的沒可能天天噴香水,因為這就是社會主義!

22:36 - Sunday, Dec. 1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