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多個團體會在零五年一月一日搞大遊行,終點都會是政府總部。報紙coin的term是「萬佛朝宗」大遊行,可增加氣勢。
在一片不安氣氛 之下,多位傑出華人相繼倒下。除了大家都可能知道的黃霑之外,沒有太多人aware的有經典電視人蕭笙和中國數學學者陳省身。這兩位的死亡沒有如黃霑的 impact般大,證明behind the scene的人,無論你有幾大contribution,死左似乎都無乜人理。似乎沒有人會為蕭笙或陳省身在大球場搞追思會,也不會推出紀念特刊,而且有 人因為不能領取特刊而鼓噪。
蕭笙曾經在三間電視台工作,他是電視台拍攝武俠劇的始祖。老實說,我只看過這些武俠劇的重播。另外比較有印像的電視劇只有「成吉思汗」和「天涯歌女」。
陳省身是大陸知名數學學者,有人說他是幾何積分之父。他曾在Princeton和Einstein共同研究數學和物理學。甚至一起起草相對論。最近一次見到他是在卲逸夫獎的電視節目,他在輪椅上領獎。
星 期日我們在看Kylie Minogue的新DVD精選。她的音樂大可簡單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Eurobeat時期,即八十年代尾期到九十年代初期。之後是獨立年代,開始 進入比較Alternative的時期,時間是九十年代初到二千年。最近的是成熟年代。(也即加入Parlophone後)
看到Kylie的 Website上有她的時間表,她的Eurobeat大熱作The Loco-motion曾在八七年十一月登上香港唱片榜第一名。而I should be so lucky甚至在八八年十一月連續五星期是香港唱片榜第一名。Especially for you更是六星期第一名。看返歷史,才知道以前原來很多英國∕英聯邦唱片出香港版早過出北美版和日本版。
最有趣的可說是她的Locomotion MV曾在八八年得過Most Popular Music Video in Australia。但現在重看,卻覺得過時非常。(但我覺得好好睇。我obsess with八十年代的「娘」。)
她 由八十年代進入九十年代,經過了一大輪的低沉。差不多每個外國歌手由唱歌到做戲都失敗。娜姐、Britney Spears也如事。(就算Kylie是做電視劇出身的)九十年代她和Jean Claude van Damme拍了Street Fighter的電影版,做Cammy,由於套電影極為失敗,間接引致她也失敗了。她都是唱歌好一點。
最近她拍的電影,唯一有點印像的是Moulin Rouge的綠色Fairy小精靈,sexy地飛出來唱兩句歌。
二千年後走成熟性感路線,轉型到雞仔聲。個人覺得她的佳作是Red Blooded Woman。
她 最近的一首的歌叫做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在Brit Award上她唱這首歌,卻用了New Order的Blue Monday的Intro。這個Live也收錄了在DVD,原來這個Mix十分受歡迎,後來更收錄了在Single,叫做Can't get Blue Monday out of my head。在Live片段中的演出,令我們三位觀眾討論她的年齡。啊!原來她已經三十六歲。可是她看上去仍像一個二十幾三十出頭的女姓。
在每天那個充滿一些虛後笑聲.做事不認真的女人「咩咩」聲的辦公室,iTunes上仍有Kylie Minogue的歌作一個Cover。

17:21 - Monday, Dec. 0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