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剛是香港公營機構的打工皇帝,年薪達822萬。同樣弁鄋漁瑼L斯潘,主裁美國以至全世界的經濟,年薪只有一百三十多萬港元。任的薪金甚至高於唐英年(~400萬)和董建華(>600萬)。而唐英年的薪金,竟和喬治布殊差不多。
讀 過最新的醫管局年報,我們的行政總裁何兆煒年薪達400萬至450萬。另加每年必發的花紅(二○○二/○三年度在沙士的一片噓聲中,其有三十位高層可領花 紅,下層員工無份。這份花紅總數為一千二百多萬,即每人約收四十萬),也即何兆煒的總年薪約為五百萬。聽說這個數字已比數年前低了8.4%,也比楊永強做 醫管局行政總裁時低了10%。也即,楊永強當醫管局行政總裁時,其年薪達六百萬。
醫管局的財赤達六億元。而那一份花紅佔了這份財赤的2%。醫管局最高決策層的五人的基本薪金總和達二千萬,也佔3%。
看到了這些數字不禁打個突。我們發現,原來一個「阿頭」的薪金其實和他的工作職能是沒有關係的。例如我不相信管全港財政的那個人,其薪金竟比管醫院的低一倍。
醫 管局自九八年開始以定薪合約聘請員工,不再以長期僱用方式聘用。其薪酬和表現沒有關係,也即一個護士無論你做得好唔好都無花紅分﹐甚至可以隨時被上頭因為 減赤而減人工。最可怕的是一個員工合約完成後,會重新受聘,薪酬維持於入職點。當我們覺得,一個員工的經驗會和薪酬掛鉤之時,在醫管局的制度卻不同。因為 這個重新用同一合約受聘的政策,重新受聘的員工的薪酬會竟比新入職者為低。
難怪Micheal Moore的下一套Documentary "Sicko"都是以美國醫療系統為題材。我想如果我夠薑的話,以HA為題材的話,可能會好睇過Sicko。

17:35 - Thursday, Dec. 02,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