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六拿來中文版的動物農莊再讀,明白為何一個機構會出現肥上瘦下的原因。
當一方面擁有生殺大權,又根據阿當史密斯的人皆自私的理論,為何不將這個生殺大權用於自利?
動物農莊開始的時候,有七條條例要全體實行。本來有一兩個人擁有生殺大權,是良好的方案。可是,當擁有生殺大權的人辦事不力,只求自利,不再企硬,沒有社會公義,這個系統就會崩潰,利益就會全歸於擁有生殺大權的人。社會學的名詞是既得利益者。
為何紅灣半島起好,沒有人住過,為何要拆來興建豪宅呢?為何有海景的地方就要建豪宅呢?
又或者,為何多份報告已經指醫管局的高層在沙士期間辦事不力,為何他們仍有花紅分呢?反而中下層的員工,上至顧問醫生、護士、下至掃地阿嬸,在沙士期間冒生死危險工作卻要減人工呢?
又或者,為何理工大學有七億龐大盈餘,而且早已承諾不減員工薪津。最後又為何中下層的教職員又會被減福利和津貼呢?又或者,為何這家大學會用四千蚊,做六日每日做十二個鐘來聘請清潔工人呢?
我們需要的是社會公義。
我又再想,如果我十二月不獲續約的話,我可能會去從政。

17:32 - Tuesday, Nov. 30,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