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講」的infrastructure最終建成,被人Slashdotted,看到西方人對這坐Building的輕蔑,似乎這個地方早就不應該去興建。反正科網泡已爆。日後的那些甚麼中藥講、科學完、物流講,我想都是講的好了,因為當建成之後,又會成為另一個笑話。
看到銀包中已經沒有紙幣,上班乘車後只餘下兩元七角。已經沒有物資回家,只好在旺角等到早上兩時出糧(如糧期準時的話),才趕回元朗睡覺。
這個兩元七角的數字,借用中共的term,應「釘在人類史的恥辱柱上受後人蔑視」。一個月之內發生的事太多,對於已經在去年用光所有積蓄的人來說,每個月都過著「濫素食擬清」的日子。以為兩個人同時出外工作會有多一點錢,怎料又要報course、整牙,大出預算。
月尾出席聚會,心底裡覺得幾無面。原因是常常因為沒錢付帳而呆坐。
只要捱過這一天,我就戰勝這一場疫症。而這個疫症叫做無錢病。
上 星期部門參加醫學會議,有兩份研究要poster presentation。我為Clinical Research和Nursing Research分別設計∕砌了兩款poster。怎料兩張poster都得了Clinical Research和Nursing Research的poster設計第一名。有現金獎N元,可惜都不會落入我的袋中。
我想,假如年尾不獲續約的話,我可以轉行做醫生護士們的 graphic design生意,反正我的設計已經得過五次獎。可是,我想真正的graphic design又或者一般的designer,都會覺得我說這句話,足以令我「釘在人類史的恥辱柱上受後人蔑視」。搵食o者,犯法呀?

11:38 - Monday, Nov. 2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