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地方有兩張桌。一張是放電腦的,只放了一台工作的eMac,monitor的旁邊貼滿不同的紙張、post it、Flow Chart之類。另一張是標準的辦公室「寫字桌」,上面放了兩台的Notebook,一台是部門的Pentium 4 Notebook,另一台是我自己的iBook,也有接駁著用作external harddisk的iPod 2G。電腦之外,放了很多散亂的Reseach Paper、膠File。文具四散,在桌上找回計算機又或者內線電話都有一定的困難。原來用作發送文件的In/Out Tray,也都堆放了雜物。
黃霑的死訊令我覺得,人生要有一些污點才可會留存後世。當然,他的成就也會留傳後世,但當你同時有一兩個污點、兩三個遺憾,報紙在報道你的死訊時才會有材料。因為一個人死後,代表你己經可以輕矇w論。對於報紙來說,更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已經沒有可能回應。
黃霑生前講粗口咸濕、背棄大肚的華娃和林燕妮一起都被報紙找來一談。當然,也有報紙找來他決定不再在廣告界發展,轉向演藝界發展的豪情狀語作為經典。也有找來他的作品如「問我」、「獅子山下」的一兩句歌詞來總結其一生。
當然,也有報紙可以將他如此失意的事件寫得如此的有意義。
每個人的死一定有遺撼,如張國榮的死是自殺、梅艷芳的死是故意不醫治。有些是不可能去完滿的,更有另一種是想去完滿但事不在人為。例如黃霑永遠不能和林燕妮修好。
大Journal有一頁叫obituary,是給對醫學界有一定貢獻的人,死後有個地方讓後人為你寫篇文,紀念一下你的生平事蹟。
最 近開始覺得,我的人生的確存在不少污點,以及不少的遺憾。例如後我一年畢業的人正在拍畢業照,而我卻畢業一年後都未拍畢業照。當年不拿畢業袍去拍畢業照是 因為沒有時間以及不夠錢。一年後發現沒有拍也不是甚麼問題,反正身邊的親朋戚友拍完的畢業相沒有人會想再拿來看。最近有機會去完滿這件事,例如問最近畢業 的人借畢業袍來拍,可是我心裡的確不想去拍。因為心裡想著這一段可能在我死後出現的人生污點,污穢得有點麻甩佬的浪漫:
「首件華人獲得XXX獎的 科學家陳仲康昨晨在家中睡夢中辭世,響年六十X歲。陳仲康早年於鄉村長大,生活貧困,但醉心科學。在讀書期間成續平平,考進大學之後甚至無心向學。畢業後 於XX醫院兒科部門工作,自學生物統計學,努力研究。早年的研究主要是集中在兒童睡眠呼吸問題,以及母乳在不足月新生兒的角色。因為讀書期間負債壘壘以及研究工作繁重,再加上初出茅廬薪水不多,他沒錢也沒時間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畢業相也沒有拍。但這個遺撼令他更加努力研究,以及繼續半工讀完成碩士和博士課程...」

09:01 - Friday, Nov. 2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