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一次選舉,George W Bush勝Al Gore,大約是我剛入大學之時。
再一次的GWB勝John Kerry,我工作了一年了。
四年之內轉變實在太多。世界變,乜都變晒。

^^--^^
老闆最新有關research的strategy十分aggressive。
A研究的報告說要publish在New England。
B研究的報告說要publish在Circulation。
也令我時常要早上八點半上班,下班又要OT。
開始參透得到一些東西。開始知道在一級期刊刊登的論文,與我寫的論文,為何實驗設計類似,結果會有分別。
^^--^^
中國農民的DNA,其實在我身上也有。我相信每個中國人都有。每個中國人都有其醜陋之一面。我甚至有時會parodise自己的中國農物DNA。
但當你生活的地方,以及工作的地方,都活著這些中國農民,其實都可以令人氣結。
例如我活在的那個家,有一個人患上結膜炎,需要看醫生。
很 多中國農民都不知道(或故意扮不知道),香港的一般科醫療最少分開三類:醫院的General out patient Department (GOPD), 政府的健康診所,以及一般科的私家醫生(General Practitioner, GP)。在殖民地時代,我們都有一個共識,負擔得起的病人,而且只是一般病證應到GP處看。但可惜「中國人民當家作主」之後,香港人無論小至經痛、暗瘡, 到撞車危殆都迫到急症室或GOPD。可能因為免費。政府也鼓勵支付不起GP收費的人到健康院處看醫生,以舒緩醫院急症室和GOPD的壓力。
這個患 上結膜炎的年青人問家長拿四十元到健康院處看醫生,可惜這個家長執意要他迫到我工作的醫院之GOPD去看醫生,迫令他早上七時去和阿公阿婆爭籌睇醫生。這 個年青人覺得氣結,說了一句:「你緊張D錢定緊張我?」於是氣憤地不去看醫生。最後,我和另一半親自掏腰包給他去看醫生。
寄人籬下,不敢直斥這個月入二萬的家長,那種視財如命的中國農民的DNA。
另一件工作上的事也令人氣結。
話說有一個Powerpoint file,本來是present給內地人仕看的,理所當然地是寫簡體字的。
但當同一個Powerpoint file,要present給本地記者看,到底應否改為繁體字呢?這個是Open Question,沒有答案,因為改又得,不改也可。記者應該識睇簡體字。但基於我們每天都看慣繁體字,方便他人,於是我選擇了改為繁體字。
本 來在打電話給小兒問他「彈左琴未」之類「菁英培育」問題的秘書小姐,見到我將簡體字轉為繁體字,顯得十分激動。與我爭辯。正如我之前所說,這是open question,沒有答案。但她的argument十分乎合中國的國情,可以categorise為中國農民DNA的Phenotype。
「我們現在是中共。」我的回應是簡單四字「一國兩制」。
「你在侮辱記者的智慧,難道記者不會看簡體字嗎?」我的回應是:「電影有中文字幕是否在侮辱中國人的智慧?這只是方便他人。你覺得沒有問題的東西,不代表人人都OK。」
「你不愛國,我們都是中國人。」 我的回應是:「妳的邏輯似乎在表示:用繁體中文的都不是中國人。妳言下之意是台灣的和星坡坡以至香港人大多都不是中國人,而且不愛國。」
將使用繁體字竟聯結到愛不愛國的問題,令我想起日本中國的足球賽,以至香港的愛國爭論。多麼的乎合中國的國情。
我也知道改powerpoint為繁體非必要,而且不做可省很多時間。可是將這個問題涉及到愛不愛國,實在太「中國人」了。 12:16 - Friday, Nov. 0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