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一眾人等齊集於我家開賞月晚會。好不愉快,玩到天光。由於有一大片的空地,半路中途這一行數人,加埋超過二百歲的人,竟在玩一二三紅綠燈這個益智遊戲。
看過Eddie兄的日記,他指成龍的新戲可以解讀為一個失敗的、含糊的舊一代對抗新一代的隱喻。其中一句對白是成龍鬧新一代的年青人只會打機,吃飽飯,等屎痾之類。這一類的說話只會在年紀大的一輩才有共鳴。
以前舊一代的童年,其實無可避免都是鬧著玩,除了上學之外,何嘗不是吃飽飯等屎痾?只是玩的東西有所不同而已。
某 天前和親戚們燒烤,談起以前養鴨年代的點滴。以前我家族在風光時,同時有養魚和養鴨。養鴨有一個過程必做的,叫做「吹鴨」。就是將混合的蔽哄B飼料以及其 他藥物,放在一個鐵管中,一邊插在鴨的咀,另一進用人口將混合的東西吹入鴨的體內。你可能會知道這個程序叫做「填鴨」而非「吹鴨」,有時見到書本、傳媒等 等用圖片表達填鴨式教育時,竟然是鴨主動開口,再有一個剷型的東西將食物送入鴨的口中。每以見到都會一笑,因為這根本是由一些五膜ㄓ懋Q像出來的。「吹 鴨」其實是十分不人道的,而且裡面加入的藥物中有「確亂菌」(由於圍頭人的口音問題,其實確亂菌是指「霍亂粉」,可防鴨隻患上霍亂)以及由黑市買入的「四 環素」(Tetracycline),都是很勁的抗生素。以前年少無知,當然照做,現在想起可以現在的甚麼MRSA, VRSA,即是那些抗藥性病菌,都是由吹鴨所引起。
以前吹鴨、打鴨針等等,對於我們這些在農村長大的人來說,是一些遊戲,和爬樹玩泥玩水玩火甚至危險如玩蛇,都是一些Game。
還有一些群體的Game如一二三紅綠燈。都很好玩。可能你會覺得這只是一個圍威喂的無聊白痴Game,但其實這個Game涉及Team Work、策略、合作,當然又有那些現在所謂的甚麼懶Pro字眼如「手眼協調訓練」「大肌肉遊動」之類的Buzz words。
可能以前的人在落後的環境中長大,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比較好,互相幫助。你可能會和隔離屋阿明仔打乒乓球,甚至隔離村的大牛和姣婆四玩走界線、兵捉賊。
現在的人都在高樓大廈居住,人與人之間很是疏離。玩可能都只是對著電腦、電視、遊戲機和卡拉OK。也可能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少了,令到新一代有若干的問題。
醫學有一個Term叫做Sensitization,意思是讓一個人早點接觸一些東西,令他們日後不再會對這種東西敏感。也野H前的人很早會Sensitization,新的一代沒有機會Sensitize,於是乎永遠地保持於一個階段。


中秋晚我們在討論音樂類型時,談到一個英文字的讀音。這個字是genre。
正呢, Jean-呢。一組人也有三四個讀音。
這幾天看過字典,原來這個字最少有六個讀音。我們的讀音似乎都正確。當然,在溝通層面來說,我們應選用最多人用的讀音,別人才明白你在說甚麼。
最多人用的讀音似乎是法文的讀音,而這個字的法文讀音是類似「壯雲∕拿」。在Steve Jobs介紹iTunes Music Store的影片,聽到他將這個字讀作「壯雲∕拿」。
http://www.m-w.com/cgi-bin/dictionary?book=Dictionary&va=genre 12:07 - Monday, Oct. 0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