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學到現在,都不明以下那首咸濕打油詩的意義。

「一月一日是中秋
有人歡樂有人愁
一不做
二不休
閂埋房門搓賓X」

為何一月一日會是中秋?可說是千古難解之迷。可是改為「八月十五是中秋」,讀出來好像不夠響亮。
由眾人日記得知,去年的中秋各人都有一種不快的情緒。希望今年大家都會有好轉。
網上日記可以說得上是一個傷痛放大器。這好像是一個Trend。記得古時網上日記可以看到很多很有趣的東西,可是現今網上日記的作用除了紀錄一個人的生活之外,似乎也可成為傷痛的放大器。例如本來日記好甸甸的,男女分手後日記變得慘淡一片,寫幾句甚麼歌詞之類。
另一種更有趣的是,明明自己生活極為富足,想要乜有乜,在日記上列舉男友所送的禮物。別人說她幸福,可是卻在日記說自己怎樣怎樣不幸福。假如我是那人的男朋友,我一定因為自己的愚笨而打死自己。(做咁很多野,花咁很多錢你同我講你唔幸福?)
日 記是日記的owner的,我作為讀者,我不是想干預言論自由。我也明白在這個年代,政治不穩、經濟敗壞、迪士尼未起好、又減人工減綜緩,男女關係又變得極 為複雜,的確很難可以保持一個樂觀的人生觀。可是悲觀與失落,再加上書寫網上日記以及網上的言論那種認同感,只會令自己催化為恆久的悲觀與失落。之前竟有 研究發現寫日記的人的健康比沒寫日記的人差,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我也明白有些人是在日常生活因為要在那個刻版的岡位而沒有可能表現出因為不快事情的失落,於是出現對人歡笑,對網上人落痕煽d慘情況。
老實講,我現在都很失意。以前都很失意,將一切嘔在日記根本不是辦法。 也釦甯O少年不知愁之味吧。
當然我也要聲明,以上只是個人意見,這個不是一個道德教育的網站。以上的說話可能涉及道德。如果這是不是一個道德教育網站的話,以上的裝模作樣的教誨可能是枉費神了。但,正如我的家不是麥當勞,不賣漢堡薯條,我在家都可以做個漢堡飽薯條,放在門口。
今天中秋,早放工。不過其實整日都無用心機做事。

14:48 - Tuesday, Sept. 28,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