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用電腦很少會用Hot Key。包括用PC以及用Mac。可能因為我仍然停留在OS 6的年代,食古不化,比較喜歡慢慢的用滑鼠指向東、指向西。有時玩某些Game(如Warcraft, Starcraft),由於我很少用Hot Key,所以我很易Game Over。
但因為眾盟友指,現代的Mac人用Mac不用Hot Key是「唔型」的表現,於是乎慢慢的習慣使用Hot Key。但使用Hot Key的結果是,同事問我PC的Photoshop怎樣地做甚麼,我答了「蘋果乜」。另一個問題是將PC的Alt當作了Mac的蘋果鍵(嚴格來說這個東西 應叫做Command鍵,簡稱是Cmd)輸入指令。
最近更裝了一個叫Quicksilver的東西,令我更加少用Mouse來作Navigation。
可是,使用Hot Key的比率,在辦公室多一點,回到家中又會回復那種懶懶散散的指向東、指向西。可能因為沒有必要加快在家中使用電腦的效率吧。


今期的英國醫學雜誌又有搞笑∕有趣的研究。真的令人會心微笑那一種。其實今期的封面都好搞笑,是有隻黑狗在聞個西裝友「果度」。
研究發現原來狗隻透過嗅人尿的味道,可以診斷癌症。研究又發現,原來英曲(Cocker Spaniel)狗鼻子嗅濕人尿診斷最佳。用乾人尿,又或者是狗種為雜種、拉布拉多又或蝴蝶狗的診斷能力又差一點。
其實整篇Paper最有趣的是,有個編輯寫Editorial介紹這個研究時,申報利益衝突時寫的不是平時的「我收了某藥廠幾千萬」,而是「我養了隻朱古力拉布拉多」(TJC owns a chocolate labrador)。
家中都有隻發癲的英曲狗,也釵陵伅○Ρrain牠聞東西。

11:41 - Saturday, Sept. 25,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