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totally screwed up...
突然覺得有一種無力感。情緒有點低落。很久沒有試過如此的低落。一向只會用酸刻的批判去對抗失落,讓自己不要如以前那樣沉溺於失落當中。當這個都不管用,就代表真正失落的開始。


前天原來又有新的Publication
Ng DK, Lam YY, Chan CH, et al.
Dietary Intervention Combined With Exercise Improves Vascular Dysfunction but Also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n Obese Children. Circulation 2004; 110: e314
還有另一堆在排隊等候出版。
前天專科護士盛意權權叫我講堂書,只準備了一小時,就要向一群護士講一課統計學,時限二十分鐘,我只 用了十數分鐘去完成。原因是護士聽到悶,我也講得很悶。因為事後才知道,到場的護士完全沒有Research Experience。也因此這一堂除了令她們賺了一兩點CNE分數之外,似乎對她們沒有太大作為。她們不明之餘,又對她們作用不大,不如早點收工好過。
前晚和另一半鬧交,之後去了和盟友們來個小茶聚。可能因為剛剛鬧完交的關係,有點怒氣,當晚的討論氣氛十分之好。


聽說以前醫院中的關係十分融洽。但可能因為社會氣氛的問題,醫護人員工時長又要減薪,病人和病人家屬可能要求高,「郁D就投訴」,令大家都承受極大壓力。
前天在醫院電梯聽到內科的兩個姑娘在說某個顧問醫生的壞話。事不關己,也不是我的部門,但她們的確說得十分大聲,八卦地聽了兩句。
昨天在西鐵上聽到一位病人家屬在電話投訴瑪X烈醫院的姑娘如何如何怎樣怎樣。
今天的X方日報投訴版,一位我醫院兒科部門的姑娘,Anonymously寫信去醫院投訴,指有一位病人家屬態度有問題,要求無理。又得不到管理層的體恤,她們因為這個case要集體去看心理醫生。
之前開會,醫生又其實不太喜歡姑娘有時太蠢太懶。姑娘和姑娘之間又時會勾心鬥角,在報告之中互插對方。
我作為一個致身事外的人,覺得醫院中的人事關係,根據個人觀察簡單可以結論為:
護士不喜歡病人家屬
病人家屬不喜歡護士
醫生不喜歡病人家屬
護士不喜歡醫生
醫生不喜歡護士
護士不喜歡護士
似乎醫院中的人和事,滿是怒氣,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可以說得上是劍拔弩張。足夠拍一套Patients and the forbidden hospital,四十集長劇。定必可有極高收視。


由 於工作的醫院對出就是最近有「掟磚狂魔」出沒的西洋菜街。最近出入都選有簷的地方行走。而且有時都會抬頭看看高樓大廈有沒有可疑人物又或者正在「降落」的 磚頭。我對這些高空擲磚十分敏感,縱使至今六宗未能破案,而且沒有人被打中頭。小學期間有同學在元朗大X華酒樓的重建地盤被二十樓下墮的磚頭打中頭部。即 時頭破血流,不醒人事。到場醫護都覺得他不樂觀,但都以直昇機飛去醫院救治。他最終康復過來,沒有太多問題,智力正常,可就是一個奇蹟。
我怕,皆因幸運之神不會如此的眷顧我。因為我的工作就是去挑戰她。

14:02 - Friday, Sept. 2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