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問題搞了這麼多日,無人真真正正的點出問題所在?

多日來都在吵作票箱有問題、點票時清場、紙皮箱當票箱、有人投不到票、選票多過投票人等等,其實問題永遠永遠不在硬件上,而在於最最最能影響投票進行的工作人員。

到 底我們的政府找了甚麼人來做票站工作人員?他們大多數都是臨時員工。他們沒有進行過背景調查、利益衝突申報等等,可以說是人人都可以做的臨時工(包括民建 聯民主黨的成員也可)。這個問題在於,政府覺得票站的工作只是repeatitive task,不用太多的training,故可請臨時工。

但因為這個被認為是repeatitive task的工作在今次出現太多的變數,於是乎票站的人在違反選舉條例之下,以直覺進行決定,故出現如此局面。

就今次選舉,我以傳媒報道的選舉問題,假想出一個選舉舞弊的可能性,奇蹟地卻可以解釋所有的事實。用以證明這個一連串的選舉問題,是不容忽視,而且是極有可能和選舉舞弊有關,當局必需調查。

「我叫陳某,是D黨的熱心支持者。因為沒有錢失業,黨叫我去做票站工作人員。我於是乎去信政府申請,見工當日沒有人知道我是D黨的成員。在選舉當日,我才發現原來整個票站的工作人員也是D黨的成員。我們在選舉開始之前,討論如何令我們D黨的候選人增多票源。

選 舉開始之後,我們發現票箱有問題,不能容納大量選票。於是乎我們便以間尺塞票。有一位同志想到,反正年青人都不會選D黨的候選人,倒不如當年青人將選票放 入票箱後,我們以塞票為由,用間尺插穿那張選票,令它變成廢票。於是乎我們照做,我用尺插那些年青人的選票,到聽到紙張破烈的聲音。

後來,又出現了票箱不夠用的情況。黨的大佬說,以紙皮盒作假票箱。年青人叫他到將選票放入紙皮盒,黨友、黨以車接載來投票的,或者年老的人仕就叫他將選票放入本來的票箱。反正沒有人知道那紙皮盒是放選票的,將放滿年青人票的紙皮盒棄在垃圾站,也沒有人知道啦!

由 於今次選舉的地方沒有了簾,一個工作人員偷看到仍有很多人投給敵黨,於是乎又要想方法令更多可能投給敵黨的選民投不到票。一個黨友想到,反正決定一個人是 否已經投票,只在於那份人名表的名字是否已經劃去。於是乎我們想到先將廿五歲以下的名字全數劃去。當有那些人來投票,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反罵那些人想雙重投 票,舞弊的是他!

又反正我們己經劃去了部份選民的名稱,我們預先用印印好了數百分投在我黨候選人人的選票,準備在沒有人時偷偷塞入票箱,反正沒有人知那張票是誰人投的。

好了。到了點票時間。點票都是我們負責。可是今次卻有敵黨的人在看著,我們做不出甚麼。其中一個工作人員說清場,叫走所有的人。我不明白他想做甚麼,原來著我快快印多數百張投給我黨的選票,打開票箱之後放入那一大堆的選票當中,之後才叫所有人回來,那就神不知鬼不覺。

最終,我們的努力令到我黨的候選人以數百票之微成奶J局。

可 是,當局卻發現票站回報的投票人數和點票的票數有出入,他們發現可能有人選舉舞弊,於是乎遲遲沒有公佈詳細數字。但因為這個政府喜愛遮醜,他們竟想出一些 白痴的理由解釋,卻沒有發現我們用過上帝之手影響選情。哈哈!已經不關我的事,我只是臨時員工,他們根本沒有可能追究!」

11:18 - Thursday, Sept. 16,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