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咩重飛」。

我的工作有轉型之勢。開始由80% Research + 20% Clinical轉為50% Research + 50% Clinical。每週都要參加一次部門的會議。由本來的人肉錄音機(take minutes,秘書的工作),轉型為我竟然要做Mathematical Model、發言、提意見。似乎管理層有意想將更多的Clinical/administrative的工作推向於我,令我由憎恨這些工作,到我對這些工 作發生「斯德哥爾摩症候」。解釋一下何謂「斯德哥爾摩症候」本來是指發生挾持人質事件時,人質開始時會對犯人極為厭惡。外間會一直幫助救出人質。如果拖得 太耐,人質會開始同情犯人的情況,拒絕外間救援。第一類後果是人質自願犧牲,控訴政府;第二類後果是,人質自願加入犯人的組織,抵抗政府。香港很少發生挾 持人質事件,但最近的沙士事件卻發生類似的行為。例如有死者家屬由抗爭政府和醫管局引致其家人死去,一年之後,這個死者家屬竟然開始同情政府和醫管局當時 的情況。

本來的研究學者會以為這只是個人的行為,怎料這個可以是一個社會性的行為。例如我們在開端時對托辣斯的公司十分厭惡,到最後反而愈厭惡愈多人用。

噢噢噢!拉等太遠,說回工作。

最近的工作都很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非常之重要。

由於歡樂滿東華籌來的錢,以及董事局另外有筆大大錢要開始分發,故各部門都要開始計劃要大興甚麼土木。

由於我的部門被指不夠進取,反之其他內外婦骨都已經在前幾年搞了多壇自負盈虧的東西出來。今年,估計應該輪到兒科,而且本部門高層認為機不可失。

開了多次的會議,多次都有出席。一連串的會議完結之後,竟要我一人根據多日的討論書寫一份計劃書。

由於成敗(六百萬港元!)根本就是在於這份計劃書,可說是一言興邦、一言喪邦。我向高層們說:「唔好咁睇得起我好喎。」

死線一星期後,如何寫好這份計劃書,成了一大難題。

工作間有人開始叫我「康少」、「康哥」。佛洛伊德說如果有人改變對你的稱號,即是想和你改變關係。


http://zh.wikibooks.org/

工餘時我在編寫「Mac OS X的Unix」這本書。屬於一本open content的書,大家可以自由改寫、增刪這本書的內容。希望大家可以幫手書寫部份內容。就算對這一方面無認識,也可以幫手改改錯字、潤稿之類。也可以試試學習,看看有甚麼feedback。

總 之,這可說是我的一個實驗,看看到底Closed-for-edit的書,論質素是否會比open-for-edit的書高。這也可以證明到底所謂的同儕 審查(Peer Review)或「林立斯定律」(Linus Law, 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在出版界能否成立。

12:38 - Friday, Sept. 03,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