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甚麼日子呢?

今天除了是暑假和八月最後一天之外,是一個人的死忌。

可能你我都已經開始忘記她,因為傳媒已經不再報導她。由其是香港傳媒,正在積極地「去港英化」(也野u是我敏感),新聞中多數關於我們的前度宗主國的,只留下貝里雅和美國佬合力打伊拉克慘死幾多士兵的新聞。

一九九七年的今天,香港人仍在沉醉於回歸祖國的喜悅,金融風暴只在亞洲鄰國小規模爆發,股市因為回歸喜慶而交投活躍,人人仍在魚翅撈飯,失業率未過百分之五。這一天晚上一個美艷的女仕、她的男朋友以及司機在法國一條隧道因為高速駕駛失控,撞車身亡。

她的死亡,標誌一個時代的終點,人類進入另一個世代。她的死亡,令世界由白轉黑,黑轉白。

她出身寒微,只是一個幼稚園教師。她和王子結婚,有一個傳為佳話的童話式婚禮。她為王子誕下兩名公子。可惜,最後雙方都有婚外情,這場婚姻最後不歡而散。

婚 姻失意,她於是乎寄情於義務活動。因為她具有親和力,而且草根出身,很受群眾歡迎,她被稱為「人民王妃」。她是首個和愛滋病患者有十分親密的身體接觸的公 眾人物(對不起,突然想起董太那身矇面超人沙士保護衣落區做義工),她反對使用地雷、支持教育愛滋病。有一幅照片我十分難忘,就是她穿著素衣和裝甲,拿著 一個已經被解拆的地雷,以及那個她招牌的笑容。

她也曾公開地說,她的名字不是公眾傳媒一直在用的那一個,她的稱號應為威爾斯王妃。

她的死去令世人十分傷感。個人甚至由這一刻開始覺得:自古好人死得早。天永遠不會懲處壞人,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由其是當我知道一個曾經鼓吹人暴動的前公會主席,令七十年代的香港市面混亂一片,很多港人無辜慘死。廿多年後竟可被政府高規格表揚,得大紫荊之後。

她的死引發市民的負面情緒。有研究發現她死後一個月,自殺率高了百分之四十五。(Hawton et al. Br J Psychiatry 2000;177:468-72)

總之,今天是一個人的死忌。每到這一天我總會回想起九七前比較好的日子,以及現世界的不公以及黑暗。一段永遠美麗的童話都可以終結,世間根本永無童話中永遠美麗的王妃,正如世間永再無童話中的那種黑白分明。

11:58 - Tuesday, Aug. 31,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