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ork一直給我的形象是十分冷峻的。個人最喜歡她的歌曲是Hyperballad和Bachelorette。Hyperballad是比較有 型的,十分合適她冷峻的風格。可是Bachelorette卻是溫婉、母性的。n年前看mcb,指Bachelorette的節拍是Digital Hardcore,個人當然不認同。但以這樣的爛聲節拍,加上string,以及帶點失落的歌詞,竟是一幅溫婉的圖畫,可見電子音樂的精奇。

辦公室裝了新的電話。以前我在辦公室的電話可說是裝飾用途,做了年多也只是打了三四通的電話,主要是我在沒有帶手機時用。而真真正正由其他辦公室打來的電話,只有一通。

那個電話在九成時間都沒有電話線駁住,因為電話線被我用來上網。

但 最近醫院換電話網絡,由最普通的銅線電網絡,轉為最先進的IP網絡電話。也因為由類比網絡轉為數位網絡,我不能再用本來的電話線上網。我轉用了另一條街線 上網。嘩!簡直是速度upgrade,由28.8K進到56K!而同樣的Upgrade,我已經在一九九七年在家中進行過。(回歸已經七年前,仍是港英年 代的東西。)可能你的家中,已經使用10M ASDL上網。

最奇特的是,多了一個西門子新電話。有了新的電話號碼,街線可以打入來。秘書小 姐電話沒有人聽的話會轉接到我的電話(不知是誰人設計的!)。我工作最憎被這些東西吵著,故此我在電腦前工作例必關掉ICQ, iChat等等Instant Messager,最怕在聚精匯神思考時,突來一下「啊噢」,我一定會對那個send message給我的人惡言相向。

現 在正正是這樣,秘書時常用辦公室的電話和其他辦公室女郎傾「子女讀邊間小學好」之類的無聊電話粥(最神奇的是,由年頭到年尾都是討論這個問題。當年我老媽 卻可在一小時之內決定。),長期佔用電話線。因此沒有人接聽的電話全數轉到我的電話,每十數分鐘響幾下,粗俗的說法是「好撚煩」。

因為要聽這些電話,思緒常常被打亂。最慘的是,不好意思叫秘書小姐不要佔用辦公室的電話線。


老婆說,某lolita女性朋友的男朋友送她日本原廠半截Lolita裙子一條,叫價千六。當然其女性朋友之男朋友有錢,我吹坉羉式C

不禁令我想到,其實香港沒有太多人懂得追女仔,包括我自己。

香港男子已經慢慢的走向兩極化,真正懂得玩追女仔這個遊戲的男子,我想已經愈來愈小。

五十年代以前,仍然處於盲婚啞嫁,追女仔的遊戲可以省卻,因為最終目的只是結婚,而這個目的已經達成。

六七十年代,粵語片多了,當時的男人,由其是小部份受過教育的人十分懂得玩這個遊戲。他們會用最細的成本去得到女子的芳心。故此電影中,常有一群男子,為一個窮男子作「智囊」,想辦法在從李公子搶走美艷動人的陳寶珠。

到了八九十年代,情歌氾濫。男女已經成為自由市場,年青男女反而沉迷於失戀。由此開始,男子已經開始不懂得玩追女仔這個遊戲。

男 子開始兩極化。一極是過份的溺愛女子,以大量的投資,包括時間金錢的投資,去「寵幸」其愛侶。上面所說的那個男子已經是一例,當然,也有LV, Prada, Gucci等等,都可以是進貢的的貢品。「寵幸」固然沒有問題,由其是當你幾百萬未開頭,有這樣的金錢去投資,我吹你唔漲。但這樣,只會令女的變得專橫跋 扈。Douglas McGregor的經典人性X,Y理論的X理論,指人根本厭棄責任,如果一個人沒有責任,卻可得到回報;最終只會變得野蠻,逃避權責,其望得到回報。

另 一極卻是變得極為大男人。前兩年被傳媒收買的香港大港人icon,可說是陳健康(還有人記得他嗎?)。今次卻是將最少的投資在女子身上,只求自己快慰。當 然,女的只是無奈接受這個條件,因為女的始終要吃飯,因為要吃飯故此要接受這個不平等的條例,繼續追隨不願、甚至不再投資的男人身上。反之,今次的X理 論,是用在男人身上。

荀子說人性本惡,正如Douglas McGregor有X理論。當然,孟子說人性也善,也正如Douglas McGregor也有Y理論。但個人覺得,在現在世界的戀愛,Y理論到底是否站得往腳,已經成為可以成為一個研究題目。其實追女仔這個遊戲,最簡單的做法 是如何用最小的成本,達到控制兩者的惡本性的目的,其實已經是最高境界。至於能否發揚至善,也即觸發人性Y理論(指人會自己找尋責任去承擔),是一個 Bonus,不要理想化地去追逐,因為最終會失戀收場。

當然,你可以說我正在Bullshitting。你可有見過一個搞科學、做研究、講人性理論的人教人追女仔?在香港電影電視中的追女仔智/窩囊,都是一些市井、滑頭的傢伙。

11:13 - Tuesday, Aug. 2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