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報星期日的頭條,令人驚嚇地是「中國輸了球賽,日本輸了道理。」

引述內文指

「舉國矚目的亞洲盃足球決賽結束了,日本隊技高一籌,以3比1贏了賽事,中國的球員很有風度,球場內的球迷也自始至終保持秩序,日本政壇和媒體在賽前對中國的種種無理指摘,卻令日本輸了道理,也加深了中日兩國之間的裂縫。」

「日 本政府關注球員在中國作客的安全,要求中國政府做足保安工作,防止球迷情緒激動,避免賽場秩序失控,這本來沒有問題,可是,日本官方不滿中國球迷向日本隊 喝倒采,循外交途徑向中方提出交涉,卻是於理不合﹔日本傳媒將問題大事炒作,無限上綱,藉此質疑中國是否適合主辦2008年奧運會,更是無理之至。至於向 來敵視中國的右翼政客,例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趁機侮辱中國人民「素質太低」,則是別有用心,荒謬絕倫。」

「中國球迷在濟南和重慶向日 本隊喝倒采,是內心情感的宣泄,反映中國人民對日本有強烈的不滿,這是因為日本過去曾經侵略中國,帶給中國人民巨大的災難,但日本並沒有汲取歷史教訓,反 而修改教科書歪曲史實,當權者近年更一再縱容軍國主義抬頭,首相小泉不顧亞洲人民強烈反對,屢屢到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參拜,又修改和平憲法派兵到海 外,在釣魚島歸屬問題和東海資源開發問題上,日本完全漠視中國的合理立場,中國人民難道還要為日本隊打氣﹖」

這 篇頭報報導,怎看也不似一個新聞故事,反而是一篇社評,因為加入了撰文者的大量「內心情感的宣泄」(例如使用了「於理不合」、「大事炒作,無限上綱」、 「別有用心,荒謬絕倫」等等四字詞語,甚至反問句「中國人民難道還要為日本隊打氣﹖」)。不說出報紙的title,更人覺得是民匯大公之流的共產機關報。

假如中國球迷向日本隊喝倒采,可以說成是「內心情感的宣泄」,甚至好像有很多道理似的,我覺得某報在教壞細路。而這個某報,竟是中小學訂噫怞h的明報。而不是極右的蘋果,攻擊敵報的東方太陽,又或者極左共產喉舌報。

無錯,中國球員很有風度(除了那個守門員在賽前的那番話),在場內的球迷也「自始至終保持秩序」(除了在播放日本國歌時喝倒采),但場外的球迷怎樣?他們的行為竟然受到明報以頭版去高規格地歌旦|德,為其開脫。

中國人民沒有必要為日本隊打氣,正如日本人民也不會中國隊打氣。但中國人民卻要做的是,為國家隊打氣之外,也要保持體育精神和風度,但可惜在電視見到的是暴民叫囂、燒日本國旗和推撞日本記者。

根本首先將足運和民族情感連結,已經有問題。日本隊裡竟畢只是一些球員,為何要向他們展示「還我釣魚台」的標語?如果只是因為他們日本人身份,北京當地也有大量日本人遊客,為何又不向他們展示?

英國球隊也與阿根廷踢足球,有否見過阿根廷球迷向碧咸展示「還我福克蘭群島」?

運動,本來就是要表示和平。和外交根本是另一個層次。如果連這一個普通的教育也失敗,那就是中國隊輸了球賽,中國球迷也輸了文明,而日本部份政客和明報卻輸了道理,明報更輸了政治中立和記者的專業性!

個人對於日本這個國家也頗為憎恨。但見到現時中共的暴民的質素,以及明報可怕地為暴民開脫,令人覺得部份中國人有時真的不知醜字怎樣寫。當年的乒乓外交,中國球員和群眾仍然禮待美國乒乓球隊。今天的中國球迷,生活富足了,卻減滅了風度。是不是已經開始自我膨漲起來了?

這樣的「新聞」,令我聯想起科大籃球場群抽事件。其實會不會是因為報紙教導我們的下一代,球賽輸了,要進行「內心情感的宣泄」,先口角,再動武?

11:08 - Monday, Aug. 09,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