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人是有會去愛快要被淘汰的東西。可能因為有些人比較念舊。

例如Newton,至今仍有一大班熱心用家。另外,BeOS, OS/2等等也是。

明明這些東西快會被淘汰,但卻仍有人去愛它們。

也雪R他們,有部份是出於同情心態,也閉O因為他們的結局太悲慘,於是乎用戶仍然想去愛它。例如牛頓成為蘋果Steve Jobs回巢後的犧牲品、BeOS因為Be Inc被Palm收購而停止開發、OS/2因為IBM轉戰Linux而成為棄嬰。

在香港,到底有沒有這個現像?

例如港進聯,定必會在今屆立法會完全被淘汰。就算議員如鄧兆棠在元朗有一定支持度,他的支持度根本不夠令他上車。朱幼麟本來想在九龍西參選,但最後都是放棄。

這 個政黨成為本港襁褓政治完結的犧牲品。他們就算是一個旗幟鮮明的親中政黨,而且有一定的中產、專業人仕票源。但可惜,,除了因為他們在去屆議會了無貢獻, 而且「親中+中產」這條Formula可說是票房毒藥。事實證明「親中」只可以加「基層」或者「權貴」,這也是民建聯的票源所在。中產比較偏向泛民主派中 的溫和派又或者工商黨如自由黨。根本,港進聯,是一個不倫不類,沒有太大市場支持的組織。之前他們拉著民建聯或者選委會上車才能夠代表中產入局,今屆已經 沒有選委會,民建聯又要激戰泛民主派,沒理由將票房毒藥加進自己的名單。故此,已經沒空再理港進聯這個「政治義弟」。

「政治義弟」都有一天要成為大人。其實,今次港進聯真的因為票源問題而完全不參選,不但打破了他們「為民請命」的政治宣傳,也令人覺得這個政黨一無事處、而且民意基礎不佳。

泛 民主派如長毛梁國雄等等,甚麼選舉都參加,他也明知自己是陪跑份子。但上次區議會,他由陪跑,變成「爭幾票輸」。另外,外國的如選總統,總有極小數黨參 選,他們都知道自己會輸,但仍然要去陪跑。原因之一,就是想令自己由政治細佬,變成政治大人。工黨最終擊敗長注英國首相位置幾十多年的保守黨,也就是一個 政治成長故事。就正如父母常說,不跌怎知痛?怎樣學識行路?選舉落敗正正就是政治成長期。因為怕輸,沒有票源,就不參選,就永遠停留在「政治義弟」的「政 治天真」(Political Naive)階段。

今次港進聯極有可能不參選,在政治來看,是極為不智。一,他們令支持者失望;二,令公眾失望;三,是沒有好好利用他們悲慘結局所可能帶來的反彈;四,令人覺得他們的黨沒有長遠發展的視野。

七一遊行當天完事後,我們將標語放在港進聯的「愛國愛港、溫和務實」的街邊宣傳版之上。估不到,最終他們成為香港議會政治歷史轉變的犧牲品。

14:06 - Wednesday, Jul. 28,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