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聯的劉江華議員在其七月廿二日參選的做勢大會指出,如果民主派成為立法會的「大多數黨」,會令社會失衡。另外,他以足球理論指出民主派的鑽石陣 容會敗給他們。引述明報的報導指:「皇馬也是鑽石名單啦,曾幾何時。希臘隊原本也是寂寂無名,夠攞到冠軍啦。」最後,他指封咪名嘴為:「扮悲情,搏同 情」。

一個快要參加選舉的人,如果參選者真的向群眾傳遞以上的訊息,到底選民的意向會作出忝樣的轉變?

在蔡子強的「新君王論」一書,他以葉劉作例解釋政治不是一場辯論會。以上的論點聽落去好像很有理,以為作為旁聽者的群眾會加分。

假如民主派成為立法會的「大多數黨」,會令社會失衡;假如記者反問:那麼權力可以架空立法會的行政會議,只有民建聯和自由黨的黨魁為會員,是名副其實的「大多數黨」,又為何不會令社會失衡呢?

試問劉要如何回答?劉應暗喜記者沒有追問下去。

以足球作為論點更加是一個已經落伍的比喻,之前都有人題出「費格遜論」,指出有球員表現欠佳,被炒魷的都會是球員,而不是費格遜。以此來反駁倒董言論。可惜沒有人會題出「荷道論」,以及輸波而被薩達姆之子烏代處死的「伊拉克足球隊教練論」去反駁。

假 如我是劉,我可會用蔣彥永醫生通過思想測試而「放監」的那種比喻「醫生治療一名患有複雜結腸癌的病人,不緊急做手術,病人很快會死,如果動了手術,病人就 不會立即死」般,使用有趣富想像性的曲筆。(只要將醫生、結腸癌、手術配上不同的意義,不但可令六四屠殺合理化,也可令六四平反合理化!)可惜的是,他沒 有蔣醫生的智慧,以及蔣醫生的驚人意志,對德先生和賽先生同時的追求。也因此,他只交出足球論這樣膚淺的比喻。

表達同一樣的理論,可以使用 醫護論:「如果一個癌病病人同時開了各種最頂尖有效的藥物,也未必可以醫好這個病人。中藥曾經只停留在飲涼茶下火的層次,現在才發現中藥有效抗癌。」;可 使用美術論:「假如維納斯像加上雙手,就等於劃蛇添足。Andy Warhol甚至畢加索也曾是寂寂無名,被視為瘋子的畫家,卻成為二十世紀改變世界的偉大的藝術家。」;可以用國家論:「位於中國大陸的世界之窗,有齊世 界各大奇觀,我個人覺得欠卻自然。反之沒有任何特色建築的比利時,一個被忽視的國家,卻建有決定性的歐盟總部。」

正如之前說過,政治非一場 辯論會,就算說出以上美麗的比喻,只會為你的修養加分,而不會令你的選民增加。造勢晚會的本來意義就是公關,在這樣的公關場合,應表現你的修養之餘,也應 表現你的風度。以劉議員的反駁方法,不但認同政敵為「皇馬」般的皇牌陣容,更認同自己是希臘隊。認同自己為希臘隊的意義是,你只是有可能得到冠軍,而非必 勝。希臘隊也可能是像每一屆世界盃那樣,是首圈出局的魚腩部隊。

假如我是劉,最好的做法是順水推舟:「無錯,對方的陣容的確令我們今次選舉 存在壓力。但這些壓力更鞭策我們要繼續關注各階層的利益,令選民作出合理的選擇。」當然,另一個講法是「選舉仍未開始,我們的陣營不想發表任何言論去左右 選民的選擇。但我們喜見對方選出如此的陣容。而我們今次參選,是希望可以繼續為市民服務,關注各方的利益,同建更美好的香港。」

至於名嘴封咪,他稱對方為「扮悲情,搏同情」,更加是作為參選者的大忌。一來,對方不是你的選舉對手,你沒有必要去攻擊他們,對你沒有任何益處。反而會激怒各大風煙節目的支持者,群起反對你,自找煩惱。

對於這些與己關係不大的議題,都是少發聲為妙。要出聲,也要「過左海就神仙」,當選後發表也不遲。對於這些記者問題,標準答案是:「香港是自由社會,他們XX是他自己的選擇,只要合法合理便可。現階段我不方便發表任何意見。」

單 就劉議員三句言論,可令我寫文一大篇,可見他何其缺乏政治智慧,也解釋了他們為何缺乏政治名星的風采,沒有任何政治魅力可言。當然,他們整個黨的議員都有 同樣的毛病,單單就是缺乏這點點的魅力,可以令你們做的地區工作,甚至免費食蛇睇大佛派電話卡等等招數無用武之地。建議該黨黨員在書展期間,購買蔡子強的 「新君王論」以及新出的「新君王論II」各一冊嬝炕A少讀一點毛選或者大公文匯。同時讀多一點美術史、哲學史,增加自己的修養;甚至應該找對方陣營,自己 恨之入骨的作者的書來讀。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12:46 - Friday, Jul. 23,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