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發現這個日記有時有些題才開始重覆,例如同一事情重覆多於一次,而且使用同樣的立論和同樣的例證。最大的問題在於,這些重覆不是故意的,而是無 意的。也即是,我根本沒有記得某事情是否已經在日記討論過。這不但因為日記的題材開始乾旱,而最大的問題在於,本日記已經有九百三十多篇文章,已經達到人 腦能夠記得的極限。而且,本人的記憶力開始嚴重衰退。

也酗絞葽|貼上一套電影的影評,原因是寫到一半擱了在家中的eMac。肯定不是Spider Man/Troy。

==--==

以下應是另一篇日記,名為「吞k」

今年內據我所知發生過最少兩宗年青人因為的士高警察查牌,而將手頭上的「k仔」全數吞服致死過案。根據報導,一名是因為同時服用過多「k仔」毒死;另一名是因為將太多「k仔」同時服用而噎死。

先不論報導的真實性,但這的確是一個被人忽視的問題。

濫用k仔,其實在香港相當嚴重。單單看看這些有關k仔的報導,已經可見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個人認為,此兩宗死亡個案的嚴重性,比那兩宗藝人藏有毒品案更甚。可惜,在這個崇拜巨星醜聞的社會,那兩宗死亡個案沒有被社會所重視。

k仔,全寫為Ketamine,也稱為ketalar。本來用於醫學麻醉,Ostermann1等等指出Ketamine於兒童深切治療時麻醉具有一定效用,但效能卻比Isoflurane差。本人工作的醫院也曾使用Ketamine麻醉兒童,再進行內窺鏡檢查。發現Ketamine能成戊職K近八成的病人2

其實醫學界發現此藥有負作用,就是會引起幻覺,於是乎只限制於醫學使用。Ketamine的負作用因此被濫用,而成為十分流行的派對藥物(Club Drug)。

在 醫學上的應用,Ketamine是水狀的。非法供應的Ketamine,多數為粉狀的。而由於Ketamine難以生產,以及生產成本昂貴,非法供應的 ketamine多數是以類似的醫學或動物麻醉藥生產,而且生產過程沒有任何監管,一方面非法粉劑的ketamine含量不明,更嚴重的是非法 Ketamine含有雜質,當中包括重金屬、過多的止痛藥、傷風藥以至其他的精神科藥品。先不說ketamine的毒性,單單過度吸入這些雜質,已經可以 引起很多嚴重的後果。例如重金屬中痛可引致弱智或神經系統受害;服用過多止痛藥和傷風藥會引起肝壞死;其他毒品雜質,卻會令服毒者錯估自已服食的毒品份 量,而引服毒過量身亡。

在派對中,服毒者直接將ketamine粉劑直接吸入鼻孔。Tellier發現,青年服毒者,會將ketamine混合其他藥物服食,例如安非他命、海洛英、Sildenafil citrate(偉哥)和可卡因3

服用k仔之後,幻像會即時出現,維持約三十至四十五分鐘。服用者會感到浮游,視覺出現幻像,以及造夢的感覺。4

可是,對身體的傷害包括:心率不正、心悸、血壓高、難以呼吸甚至窒息。有些人甚至會在服用後幾日至幾星期仍然出現幻覺。5

部份服毒者會上癮,出現極為嚴重的上癮徵狀,於是乎需要戒毒治療。6

我當然不會覺得廣大的日記讀者會吸食k仔,但希望可作為警惕。以及勸告身邊的朋友戒毒。

以上不是今次討論的重點。以下才是:

根據香港法例,被發現吸毒的最高刑罰為罰款一百萬及監禁七年。而發現管有毒品,則罰款一萬及監禁三年。而最嚴重者為販毒,可被罰款五百萬元及終身監禁。

警方在娛樂場所查牌,多數是用「停音樂、開燈」的方法。也因為這樣,令藏有毒品的青年人害怕,而將身上所有的毒品吞服,引致死亡案例。

警方其實可以效法外國的造法,就是先將便衣警員慢慢滲透在舞池,關閉出入口和廁所,才「停音樂、開燈」。我也建議進行輯毒的部份警員,應接受急救訓練,萬一有青年人過量服毒時,即時進行急救、洗胃等等。

青年人方面,簡單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不服毒,查牌也不用怕。

吸毒者也應要明白,過量吸食毒品是一定會死的。販毒的,更加是害人也害己,根本是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在查牌時大量吸食毒品死亡,個人覺得是不值得可憐的。原因之一是,死者為何要吸毒?第二,大量吞食毒品,就算死者死不去,是否等於死者無罪?第三,細路仔都知食得多毒品會死,為何死者要做?

吸毒已經夠蠢。大量吸毒,只要有點點頭腦的人,都不會去造這種極為愚蠢的行為。可惜,香港的年青人竟然如此愚蠢,最後也當然要承受死亡的後果。

1. Ostermann et al. Sedation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A Systematic Review. JAMA 2000; 283: 1451-59

2. Law AK et al. Use of intramuscular ketamine for endoscopy sedation in children. Pediatr Intl 2003; 45: 180-5

3. Tellier. Club drugs: is it all ecstasy? Pediatrc Ann 2002; 31: 550-6

4. Jansen KL. Non-medical use of ketamine. BMJ 1993; 306: 601-2

5. Freese TE et al. The effects and consequences of selected club drugs. J Subst Abuse Treat 2002; 23: 151-6

6. Gahlinger PM. Club Drugs: MDMA, Gamma-Hydroxybutyrate (GHB), Rohypnol, and Ketamine. Am Fam Physician 2004; 69: 2619-26

13:08 - Tuesday, Jul. 20,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