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力不討好,浪費心力,令人死亡。

以上數個字可以形容我現時的工作。某醫學會議在即,某公立醫院兒科呼吸病研究小組有多個研究被選作poster presentation。換言之,要做poster。可能上次造的poster比較似樣,今次又要我做所有的poster。

可 惜由於醫生們對poster presentation的誤解(例如以為poster上可以有很多字,事實上一張A0的poster在兩米外看仍然看到的話,最多也只能有二百來個英文 字,但收回來的文本由三百至三千字不等),以及對poster 生產過程有深根蒂固的錯誤(例如他們以為我會用powerpoint做poster,又或者以為我用word print一張A4再出去放大印A0),這些想法令到我製作poster的過程難上加難。

當然,也有醫生明明十號是死線,最少也要預一日製作,一日印刷,但至今仍未給我資料做poster。於是乎連追資料這種的dirty jobs也要做。

我不是怪醫生們怎樣怎樣,因為他們不是全職做研究,他們的主要職責是醫人。也因此,我也不會迫得他們太緊,就算有些問題我可自己夠決的,我也會自己解決,不去阻礙醫生們的工作。

但也因此,令這項工程更為艱鉅。

工作至今,未做好一半,死線也都將快迫近。也因此這兩天竟要無補水在家中通頂OT。

這幾天老細放假,臨放假交底一系列的工作。poster只是四大工作之一,還有三大工作完全沒做。縱使日間已經完全是用私伙iBook不停砌poster,但都似造不完似的。

我的目標是星期四完成所有poster,星期四完成其他三大工作,總算在老細回來之前有個交代。

01:52 - Wednesday, Jul. 07,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