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店中打書釘拜讀了兩本新書,一本看了幾頁就丟下不想再看,另一本卻令我立志要快速將手頭未看的書本看完,再買一冊細心嬝炕C

頭一 冊是「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一直對這些書本存在戒心,是誰人選出這五十個人呢?再看看作者,原來此書是沒有作者的。這更令人稱奇怪,因為選出那五十個人 已經沒有甚麼準則。例如音樂殖民地選出那一年五十張最佳專輯,我也知道這是反映了音樂殖民地寫手們的音樂品味。時代週刊選出年度人物,也反映編者們認為此 人對世界的重要性。但一本書連作者都沒有,卻要去選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似乎是想以此為每人的標準的答案,而不是反映那書作者的個人品味。

位列「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當中,竟有周星馳、黃家衛等人。我不想去否認這些港人的成就,但我不禁懷疑這本書沒有名字的作者,也即Anonymous先生的「世界」是指廣義的全世界,還是他自己活著的世界,也可能是anonymous的思想世界。

也釦琱ㄛO活在作者的那個「世界」,正如我選出我的「世界」中五十影響世界的人,一樣沒有通用性(generalizability)和傳導性(Transferability)。如果不明此兩中文字的意義,可用英文去理解,因為這些是一些科學性的文字,似乎英文會比較令人明白。

讀到此處,已經將書本放下,不想再讀下去。

拿起放在此書旁邊的那一本書在讀,卻發現對「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有興趣的人甚多,很多人都拿來看。

旁邊的那本書是蔡子強的「新君王論」。我的文字是酸澀的,不善於用作讚美之用。我不想對此書有任何評價,大家到書店一看吧。

書,永遠是貴精不貴多。

某 天和盟友們到某日本公司的書店買書。很少行這些書店,看到雜誌架一個月出版近百本雜誌,而那百幾本我想只是鬼婆身上的其中一兩根毛。看過一本書,指日本有 八成推出的書本,沒有人會問津,也即有八成推出的書本雜誌,沒有讀者,甚至連一本都賣不出去,成了堆填區垃圾。換言之,推出的書本的數量比讀者數量更多。

因此有人預言,日本的印刷出版業,已經面臨崩潰。

10:48 - Monday, Jun. 07, 2004